Articles by: High Peaks Pure Earth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0 by / on 24/08/2008, 12:20 / in 诗歌, 唯色

·唯色·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已是一座恐惧之城;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比59年、69年、89年之后所有的恐惧加起来还多;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尽在呼吸之间、心跳之间,尽在欲说还休之间、无语凝噎之间;

Read more ›
一个藏人的“奥运日记”

一个藏人的“奥运日记”

0 by / on 15/08/2008, 09:59 / in 见解

今天是2008年7月22日星期二,是我回到老家的第十天。在这十天里,即使在我拒绝电视、远离网络决定“修身养性”的情况下,在藏地一个偏僻地区的农村人家里,几乎每天都能听见或者看见关于北京奥运的事情。于是,在今天,我决定开始写一个特殊的日记——“奥运日记”。

Read more ›
倾听在孤寂中爆发的声音 ——3.14前几组藏族汉语诗

倾听在孤寂中爆发的声音 ——3.14前几组藏族汉语诗

0 by / on 29/07/2008, 13:06 / in 诗歌

  突然的自我——瞬间爆裂   一、突然的自我——瞬间爆裂 突然的自我 ——瞬间爆裂 镜子里 有一个人

Read more ›
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 原为《在北京看见拉萨的恐惧》

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 原为《在北京看见拉萨的恐惧》

0 by / on 04/07/2008, 12:07 / in 唯色

“但是啊也许我们的权利 只是破碎的玻璃 捧在手里……” ——昂山素季−− 这是4月的一天,我用报亭的公用电话问候安多和康巴的两个朋友,还好,都算安全。让我有点想笑更觉悲哀的是,两人虽在不同的藏地,但都反复叮嘱我“瑟瑟 其”(小心、谨慎的意思)。想起去年洛萨(藏历新年)在拉萨时,那个只有酒后才吐真言的朋友说,现在彼此问候不要再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了,我们既 不“扎西”(吉祥)也不“德勒”(如意),我们互相要关照的是“瑟瑟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