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by: High Peaks Pure Earth

记忆与纪念,将比枪声更大声!

记忆与纪念,将比枪声更大声!

0 by / on 08/01/2009, 20:40 / in 见解, 唯色

  2009年似乎是以猝不及防的速度降临的。这是因为在刚刚经历的2008年所发生的事情仍然让我们深陷其中。我又一次想起只有在酒后才吐真言的拉萨友人说 的一句话:现在彼此问候不要再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了,我们既不“扎西”也不“德勒”,我们互相之间需要关照的是“瑟瑟其”(千万小心)。

Read more ›
“枪支”广告兀然现身全藏,那不是笑话……

“枪支”广告兀然现身全藏,那不是笑话……

0 by / on 19/12/2008, 13:28 / in 唯色

3•14之后,因为从北京到中国各地的所有官媒,无以复加地渲染拉萨和西藏其他地方发生“打砸抢烧”,不停宣称在许多寺院“查获”到一批批“枪支弹药”,竭力制造藏人变成了“恐怖分子”的证据,以至于不但在中国内地谈“藏”色变,而且一夜之间,在多卫康(传统上,西藏包括安多、卫藏、康等地)悄然出现了不少小广告,内容竟是出售真正的枪支弹药!

Read more ›
拉萨发生的“清洗”

拉萨发生的“清洗”

0 by / on 17/12/2008, 21:01 / in 唯色

这是去年冬天的拉萨…… 前不久,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达赖喇嘛想把居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赶走,这就透露出一个信息: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在西藏这个地方掌了权,他将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实行民族歧视、民族隔离、民族清洗。”

Read more ›
原来是宠物与人的关系

原来是宠物与人的关系

0 by / on 15/12/2008, 13:06 / in 唯色

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后,最大的变化之一是藏汉两个民族的关系,或者说,是藏民族在中国的地位问题。 可以说,藏人和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国人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像三月的“西藏事件”之后暴露得清清楚楚。过去隔着一层面纱,不但看不清楚,还有一种雾里看花分外美妙的效果。许多藏人还自鸣得意,觉得在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中,自己地位最高,最讨汉人喜欢,尤其比维吾尔人获得的好感多得多;藏人中的活佛啊僧人啊,频繁地往来于藏地和汉地,广纳汉人弟子,并以充当汉人上师而自得。而中国人中多的是所谓的“西藏发烧友”,其中一些人还自称“藏漂”,似乎不在藏地生活几年,人生就毫无意义。2006年火车开进拉萨之时,整个中国似乎都在为青藏高原而激动,几乎人人都想登上布达拉宫。可以说,有很长一段时间,藏汉双方,我指的是民间的藏汉双方,弥漫着一种经不起真相的温情脉脉。

Read more ›
是酒店,还是寺院?

是酒店,还是寺院?

0 by / on 25/11/2008, 12:55 / in 唯色

青藏铁路通车之后,一个名为香巴拉宫的酒店也应运而生。它座落于拉萨老城帕廓街区的民居当中,那些建筑大多是旧房推到之后重建的新房。香巴拉宫是那种不大但很精致的高价酒店,里面仿照的是藏式庭院建筑。 同样强调“西藏文化”,暴发户式的雅鲁藏布大酒店显然无法与香巴拉宫相比。香巴拉宫显得更为地道,尤其在许多细节上都下足了功夫,如藏式窗框的精彩设计、镶嵌在墙上的石像雕刻、经文雕刻和错落有致的“擦擦”等等,称得上是目前拉萨最有西藏味道的酒店。

Read more ›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0 by / on 25/11/2008, 10:20 / in 见解

2008 年年首西宁市藏族居民通过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分别提交政协青海省十届一次会议和青海省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的提案时至 今半年多终于有了回应:在一份“西宁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族小学的提议的第112、138号提案的复函”中答复“西宁市现有教育资源严重不 足,大班大校问题仍然不能得到彻底解决。

Read more ›
《他们》

《他们》

1 by / on 10/11/2008, 13:54 / in 加样吉

      他们常常试图用各种办法迫使我背叛他人。那时在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他人的生活>这部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影片中的那个女人在经历了无数的常人难以想象的极度的恐吓和暴行后,她失去了自我,并离开了她深爱的男人。当这个男人难以置信地盯住她时,她无法忍受她当时的感受,于是,她冲到一辆正在道路上行驶的汽车前,就在那里结束了她美丽而又宝贵的生命。尽管我是在两年前看的这部电影,我无法忘记那个男人的凝视中表现出的极度的烦恼。今天,电影中的这些情节在我的脑海里显得更加真实。

Read more ›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0 by / on 29/10/2008, 12:35 / in 诗歌, 唯色

·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Read more ›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0 by / on 16/10/2008, 12:27 / in 唯色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结结巴巴地,胡说了一通,让汉人们哈哈大笑。孩子们吃惊地交头接耳说:快看快看,汉人的笑和我们的笑是一样的。

Read more ›

为什么“扶手椅革命家”憎恨西藏

0 by / on 01/10/2008, 17:43 / in 见解

为什么“扶手椅革命家”憎恨西藏(译注1) Why Armchair Revolutionaries hate Tibet,是High Peaks Pure Earth博客(http://www.highpeakspureearth.com),对布伦丹‧奥尼尔(Brendan O’Neill)发表在《美国保守党人》杂志的文章〈为什么自由主义者热爱西藏〉(‘Why Liberals Love Tibet’)的回应。虽然这篇文章出现在一份右翼的杂志内,然而布伦丹‧奥尼尔是现在已经停刊的《活的马克思主义》杂志(Living Marxism)的前主编,目前亦是英国卫报的专栏作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