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by: High Peaks Pure Earth

移动短信西藏用户:从3月10日起,网络要改造

移动短信西藏用户:从3月10日起,网络要改造

0 by / on 09/03/2009, 16:02 / in 唯色, 新闻

近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10086客户服务热线,发给全区手机用户短信如下: “尊敬的用户:我公司定于09年3月10日至5月1日期间,对全区网络进行改造,届时将影响到通信质量,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详询10086。”

Read more ›
献给“3·10”五十周年:《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在台湾出版

献给“3·10”五十周年:《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在台湾出版

0 by / on 09/03/2009, 15:53 / in 唯色

    拉萨“3.14事件”当晚,亲历事件的年轻友人(他随后无辜被拘押五十多日),对身在北京的我说:其实我们很懦弱;虽然我们常常把“民族”、“西藏”放在 嘴上,可当大难临头时,往往是底层百姓不顾一切地走在最前面,比我们勇敢多了。

Read more ›
“我走上街头,想要的是自由和权利”

“我走上街头,想要的是自由和权利”

0 by / on 24/02/2009, 20:14 / in 唯色

2008年3月的安多拉卜楞(夏河)。 “洛萨”快到了。众所周知,今年“洛萨”,藏人的心情大不一样。当局早就注意到了。驻藏大吏张庆黎屡屡发令“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各种官媒把“不过 年”的说法栽到西藏流亡政府和西藏青年大会头上。事实上,“不过年”是境内各地藏人最早提出,出于自发的愿望。

Read more ›
浪漫、觉悟与革命:书评《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

浪漫、觉悟与革命:书评《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

0 by / on 07/02/2009, 01:00 / in 评论, 诗歌, 唯色

图为诗集《Tibet’s True Heart – Selected Poems by Woeser》(《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中的地图,与我在诗中写到的地点相关。

Read more ›
伟大的“公民不服从”正遍及藏地

伟大的“公民不服从”正遍及藏地

0 by / on 04/02/2009, 20:33 / in 唯色

  近日我的博客上,有不少关于春节与洛萨的讨论。有汉人网友说:“你过你的洛萨,我过我的春节,两不相关。至于你过不过你的洛萨,与我无关。”不错,每个民 族都有自己的节日,不应强求其他民族都去过一个民族的节日。据查证,农历正月初一被设为春节,全国放假,始于1913年,袁世凯当中华民国大总统之时。

Read more ›
哲蚌寺僧人在格尔木狱中写的歌词——

哲蚌寺僧人在格尔木狱中写的歌词——

1 by / on 03/02/2009, 18:06 / in 音乐, 诗歌

“色拉、哲蚌和甘丹,萦绕着黑蛇般的毒气” 色拉、哲蚌和甘丹 萦绕着黑蛇般的毒气 灾难就像浸入毒汁的海洋 无法再进行我的研修 三宝啊!护持我!三宝啊!快来吧!

Read more ›
走向“民族”(或“话蛇添族”)

走向“民族”(或“话蛇添族”)

0 by / on 27/01/2009, 16:11 / in 见解

图:新改名的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的英文网页。请注意网页上改名的公告。   今日在日常的英语里使用来自中文的词汇,是相当普通的一件事--我们谈论feng shui(风水),做做qi gong(气功),或者调养yin and yang(阴阳)。我们需要这些词汇来描写英文的语言与文化中没有的物品或观念--如losing face(丢脸)。现在,假如中国政府得逞的话,这一串来自中国的外来语名单中,又要增加一个字了。 High Peaks Pure Earth在2008年12月10日收到了一封E-mail,其中非常若无其事地写道:“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备感荣幸地通知你,从2008年11月20日开始,我们大学的英文名字从原来的”the Central University of Nationalities”改为”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MUC)。” 对于不会讲中文的外国人来说,老实说这个新名字听起来十分可怕。——Minzu。MUC,那念起来就跟muck(动物大便、肮脏、乱七八糟、恶心、低级)同音!发生了什么事?!而Minzu到底是什么东西?根据英国的谷歌,Minzu是一家“中式吃到饱【1】的餐馆酒吧,位于伯明翰,提供上好的中华美食!”太棒了!所以也许我们需要一点说明文字来让我们明白这个奇怪的发展。 High Peaks Pure Earth的读者也许有兴趣知道这家大学这一次改名,已经是1941年创校以来第三次改名了。1941年它是叫Yan’an Institute of Nationalities(延安民族学院),配合“新中国”的诞生,1951年搬到北京,而在1993年重新命名为the 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现在它又改名为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但在中国,这家学府只曾有过两个名字,中央民族学院(Zhongyang Minzu Xueyuan),以及中央民族大学(Zhongyang Minzu Daxue)。Zhongyang英译了就是Central,Minzu下文再讨论。Xueyuan意谓着Institute或Academy,而Daxue的英译就是University。以博伊(藏文)来讲,这家大学是叫(mi rigs slob grwa),mi rigs是人民之意,而slob grwa意思是学校(不论哪一类)。后来这家学校改成大学时,Chen mo就加上去,就是大的意思。 北京的这家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在自己的网站描述自已拥有“高质量、高水平、代表许多族群背景的师资。一万五千名全日制学生之中,有70%是少数族群。学校堪称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缩影,是中国唯一一所包括中国全部五十六个民族师生的大学,五十六个民族的多元文化在这里和谐共融。”他们也招收想要学中文的外国学生,假如读者想要了解该大学并到那里读书的话,可以看看这支非常有趣的招生录像带。(http://www.study-in-china.org/school/Beijing/cun/) 这所大学目前也有六百位博巴(藏人)学生在这里读书,是中国首都藏人最高度集中的所在地,他们大部份都是在研究藏学。过去,一些最优秀的学者都曾在MUC教过书,包括东噶•洛桑赤列(Dungkar Lobsang Trinley)、才旦夏茸(Tseten Shabdrung)、毛尔盖•桑木旦(Muge Samten),以及钦饶维色(Kyenrab […]

Read more ›
康美夏 《今年我们没有“新年”》

康美夏 《今年我们没有“新年”》

0 by / on 25/01/2009, 19:45 / in 诗歌

  过去的岁月融入鲜血之中, 在拉萨,无数的同胞从枪口下消失,因此,今年我们不过年。 在四川,无数的百姓被大地使劲压迫,因此,今年我们不过年。 在你的话语中只有不许,而我们无处可说, 在你的胸怀中只有怨恨,而我们无处发泄。 为了死去的英雄,我们要忏悔, 为了死去的百姓,我们要悼念。

Read more ›
让我们供灯燃烛,纪念亡魂

让我们供灯燃烛,纪念亡魂

0 by / on 14/01/2009, 13:39 / in 唯色

新年伊始,怀有美好祝愿的节日也纷至沓来。东方,西方;西藏,中国……如果真的是太平盛世,如果真的是阖家团圆,如果真的是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那么,我们千百年来延续的节庆佳日,自有我们独特的欢度习俗。 然而,今年不同了。今年的不同,是因为2008年有那么多生灵涂炭,就在图博之地,就在多卫康的乡村、牧场和城镇……白发人送黑发人,甚至更悲惨的是白发人送不了黑发人,而黑发人已经人间蒸发,连尸首也不见,连忌日也不明,连为其超度也不可能;寺院已被关闭,僧侣已被驱逐,冷冷清清的天葬场上,空有无数鹰鹫在盘旋。

Read more ›
什么样的歌是“反动歌曲”?

什么样的歌是“反动歌曲”?

0 by / on 13/01/2009, 07:50 / in 音乐, 唯色

2006年冬天,在拉萨,最流行的歌曲是《阿妈吉尊白玛》……图1为尊者达赖喇嘛与他的妹妹吉尊白玛啦的合影。图2为阿妈吉尊白玛与西藏儿童村的孩子们在一起。 “什么样的歌儿是‘反动歌曲’?”几天前,泰晤士报的记者这样问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