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解

走向“民族”(或“话蛇添族”)

走向“民族”(或“话蛇添族”)

0 by / on 27/01/2009, 16:11 / in 见解

图:新改名的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的英文网页。请注意网页上改名的公告。   今日在日常的英语里使用来自中文的词汇,是相当普通的一件事--我们谈论feng shui(风水),做做qi gong(气功),或者调养yin and yang(阴阳)。我们需要这些词汇来描写英文的语言与文化中没有的物品或观念--如losing face(丢脸)。现在,假如中国政府得逞的话,这一串来自中国的外来语名单中,又要增加一个字了。 High Peaks Pure Earth在2008年12月10日收到了一封E-mail,其中非常若无其事地写道:“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备感荣幸地通知你,从2008年11月20日开始,我们大学的英文名字从原来的”the Central University of Nationalities”改为”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MUC)。” 对于不会讲中文的外国人来说,老实说这个新名字听起来十分可怕。——Minzu。MUC,那念起来就跟muck(动物大便、肮脏、乱七八糟、恶心、低级)同音!发生了什么事?!而Minzu到底是什么东西?根据英国的谷歌,Minzu是一家“中式吃到饱【1】的餐馆酒吧,位于伯明翰,提供上好的中华美食!”太棒了!所以也许我们需要一点说明文字来让我们明白这个奇怪的发展。 High Peaks Pure Earth的读者也许有兴趣知道这家大学这一次改名,已经是1941年创校以来第三次改名了。1941年它是叫Yan’an Institute of Nationalities(延安民族学院),配合“新中国”的诞生,1951年搬到北京,而在1993年重新命名为the 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现在它又改名为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但在中国,这家学府只曾有过两个名字,中央民族学院(Zhongyang Minzu Xueyuan),以及中央民族大学(Zhongyang Minzu Daxue)。Zhongyang英译了就是Central,Minzu下文再讨论。Xueyuan意谓着Institute或Academy,而Daxue的英译就是University。以博伊(藏文)来讲,这家大学是叫(mi rigs slob grwa),mi rigs是人民之意,而slob grwa意思是学校(不论哪一类)。后来这家学校改成大学时,Chen mo就加上去,就是大的意思。 北京的这家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在自己的网站描述自已拥有“高质量、高水平、代表许多族群背景的师资。一万五千名全日制学生之中,有70%是少数族群。学校堪称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缩影,是中国唯一一所包括中国全部五十六个民族师生的大学,五十六个民族的多元文化在这里和谐共融。”他们也招收想要学中文的外国学生,假如读者想要了解该大学并到那里读书的话,可以看看这支非常有趣的招生录像带。(http://www.study-in-china.org/school/Beijing/cun/) 这所大学目前也有六百位博巴(藏人)学生在这里读书,是中国首都藏人最高度集中的所在地,他们大部份都是在研究藏学。过去,一些最优秀的学者都曾在MUC教过书,包括东噶•洛桑赤列(Dungkar Lobsang Trinley)、才旦夏茸(Tseten Shabdrung)、毛尔盖•桑木旦(Muge Samten),以及钦饶维色(Kyenrab […]

Read more ›
记忆与纪念,将比枪声更大声!

记忆与纪念,将比枪声更大声!

0 by / on 08/01/2009, 20:40 / in 见解, 唯色

  2009年似乎是以猝不及防的速度降临的。这是因为在刚刚经历的2008年所发生的事情仍然让我们深陷其中。我又一次想起只有在酒后才吐真言的拉萨友人说 的一句话:现在彼此问候不要再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了,我们既不“扎西”也不“德勒”,我们互相之间需要关照的是“瑟瑟其”(千万小心)。

Read more ›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0 by / on 25/11/2008, 10:20 / in 见解

2008 年年首西宁市藏族居民通过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分别提交政协青海省十届一次会议和青海省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的提案时至 今半年多终于有了回应:在一份“西宁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族小学的提议的第112、138号提案的复函”中答复“西宁市现有教育资源严重不 足,大班大校问题仍然不能得到彻底解决。

Read more ›

为什么“扶手椅革命家”憎恨西藏

0 by / on 01/10/2008, 17:43 / in 见解

为什么“扶手椅革命家”憎恨西藏(译注1) Why Armchair Revolutionaries hate Tibet,是High Peaks Pure Earth博客(http://www.highpeakspureearth.com),对布伦丹‧奥尼尔(Brendan O’Neill)发表在《美国保守党人》杂志的文章〈为什么自由主义者热爱西藏〉(‘Why Liberals Love Tibet’)的回应。虽然这篇文章出现在一份右翼的杂志内,然而布伦丹‧奥尼尔是现在已经停刊的《活的马克思主义》杂志(Living Marxism)的前主编,目前亦是英国卫报的专栏作家。

Read more ›
一个藏人的“奥运日记”

一个藏人的“奥运日记”

0 by / on 15/08/2008, 09:59 / in 见解

今天是2008年7月22日星期二,是我回到老家的第十天。在这十天里,即使在我拒绝电视、远离网络决定“修身养性”的情况下,在藏地一个偏僻地区的农村人家里,几乎每天都能听见或者看见关于北京奥运的事情。于是,在今天,我决定开始写一个特殊的日记——“奥运日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