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

从心出发!这一场西藏当代艺术展览,你绝对不想错过

从心出发!这一场西藏当代艺术展览,你绝对不想错过

3 by / on 18/01/2017, 16:26 / in 见解, 新式

  根敦群佩西藏当代艺术群体成立13周年纪念展 暨念者实验艺术空间成立首展

Read more ›
唯色RFA博客:拉萨红卫兵鞑瓦:“那一天,大昭寺只是表面被砸了,后来才是真正的被毁了”

唯色RFA博客:拉萨红卫兵鞑瓦:“那一天,大昭寺只是表面被砸了,后来才是真正的被毁了”

0 by / on 04/01/2017, 22:5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唯色注:2006年文革四十周年之际,我的两本书《杀劫》和《西藏记忆》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杀劫》是文革在西藏的历史影像及其评述,我已经多有介绍。《西藏记忆》是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我从写作《杀劫》时接触的七十多位访谈者中,将二十三人的讲述辑成此书。他们当中,有二十位藏人、两位汉人、一位回族。他们当中,有拉萨红卫兵和造反派的创建人,有当年的红卫兵、积极分子和造反派,有文革中被批斗的旧日西藏的贵族、喇嘛、医生,有文革中的记者、解放军军官等等。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为此将《西藏记忆》中的相关重要访谈,在我设于自由亚洲网站的博客上发表。

Read more ›
唯色:我的“废墟摄影”

唯色:我的“废墟摄影”

0 by / on 14/12/2016, 15:25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Read more ›
从摇滚青年到大学教授:访“天杵乐队”旦增达娃

从摇滚青年到大学教授:访“天杵乐队”旦增达娃

0 by / on 16/11/2016, 16:01 / in 音乐, 新式

  在拉萨,天杵乐队可以说是耳熟能详,很多拉萨人是他们的忠实粉丝,今天我们请到天杵乐队的创始人旦增达瓦老师来甜茶馆做客,跟我们聊聊他的生活,他的工作,聊聊音乐聊聊社会,还有那些关于天杵不得不说的事···

Read more ›
热巴·格绒泽仁: 藏族人,请您文明朝圣!

热巴·格绒泽仁: 藏族人,请您文明朝圣!

0 by / on 02/11/2016, 20:59 / in 见解, 新式

从古至今,在每一个图伯特人的生命印记中,几乎每一座山,每一汪湖,每一条河,每一棵树,每一亩地,每一块石头,每一个动物都具有和人类一样的血肉之躯、名字、脾性、爱恨情仇。它们需要去呵护、敬畏和平等的对待,因为这个宇宙是由唇齿相依的“内情外器”(也可以说外壳内心)构成,对此我们深信不疑。何为“内情外器”?这就是说整个宇宙就像一枚禽鸟的蛋,蛋的核心居住着芸芸苍生即有情众生,而蛋的外壳就是大自然,即器皿世界。人(众生)与大自然的关系就像蛋核与蛋壳的关系。

Read more ›
唯色:镇魔图,抑或罗刹女复活

唯色:镇魔图,抑或罗刹女复活

0 by / on 27/10/2016, 21:19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1、 有书曰,称为镇魔图的那幅图,是藏人自己绘制的第一幅西藏(图伯特)地图。 而那幅图所表现的,藏学家说,是藏人自己的疆域观。

Read more ›
“逃遁者”-茨仁夏加解读万玛才旦电影《塔洛》

“逃遁者”-茨仁夏加解读万玛才旦电影《塔洛》

1 by / on 05/10/2016, 08:09 / in 见解, 评论, 新式

高峰净土特邀藏人学者茨仁夏加 (Tsering Shakya),评论万玛才旦的最新电影《塔洛》。 去年,高峰净土发表了一些关于《塔洛》上映预期效果的译文。《塔洛》于2015年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了国际首映,自那时起便接踵不断地赢得世界各地的电影节奖项。 感谢译者Choewann的翻译。

Read more ›
永中久美: 闲谈逝去的西藏庭院生活

永中久美: 闲谈逝去的西藏庭院生活

0 by / on 30/09/2016, 20:24 / in 见解, 新式

庭院内有一株树,叽叽喳喳的麻雀落在上面,窗台上有成排的花盆,蜂蝶环绕其中,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已经是十年之前的拉萨生活了。

Read more ›
唯色RFA博客: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唯色RFA博客: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0 by / on 20/09/2016, 19:52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2015年7月12日 这天晚十时许,在成都等候探监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属,突然接到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监狱通知,声称“阿安扎西于今日下午病故”,再无任何交待。

Read more ›
唯色: 我为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三个藏文字感动

唯色: 我为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三个藏文字感动

0 by / on 28/08/2016, 11:43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里约奥运会举办期间,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世界被难民代表团感动,却对难民无动于衷”的评论。其中写道:“对难民代表团的赞美和对难民的诋毁同时存在。怎么会这样?皆因那条古老的原则:事不关己。‘我们在变得更好,同时也在变得更糟,’小说家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告诉我。‘而且是以同样的速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