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唯色:拉萨路边的大人物厕所

唯色:拉萨路边的大人物厕所

0 by / on 02/05/2016, 19:00 / in 见解, 唯色

听说那个故事至少有三四年或四五年了。也就是说,我对那个厕所的兴趣也保持了同样长的时间,导致我不但依凭只要有兴趣就超好的记忆力,几乎一字不差地记录了那个故事,并且在几个月前踏上了通往贡嘎机场的老路,就像那些总是跟在我身后的拉萨便衣,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最终获得了从事田野调查的重大成果,使我在略微兴奋地拍摄了女厕所又拍摄了男厕所之余,还愉快地与两位看守厕所的卫藏农民进行了悬念与乐趣横生的谈话。

Read more ›
唯色:记录会成为一座“空中的坟墓”

唯色:记录会成为一座“空中的坟墓”

0 by / on 19/04/2016, 20:35 / in 见解, 唯色

这人世上,可能再也没有将死者的骨灰从其亲属手中夺走,声称要把骨灰倒入滔滔奔流的河水中,更罪恶。何况,这是一位蒙冤被囚十三载并在狱中突然身亡的佛教高僧的骨灰!

Read more ›
唯色: 礼物:两则当代西藏民间故事

唯色: 礼物:两则当代西藏民间故事

0 by / on 30/03/2016, 18:57 / in 唯色

7月6日是尊者达赖喇嘛的公历诞辰日(藏历诞辰日是5月5日),为此我想转述境内藏人讲的两个真实故事,作为礼物献给尊者八十寿诞。

Read more ›
唯色:记那年“七一”在布达拉宫广场

唯色:记那年“七一”在布达拉宫广场

0 by / on 24/03/2016, 16:18 / in 见解, 唯色

2001年7月1日,我当时还在体制内,是西藏自治区文联下属《西藏文学》杂志社的编辑,一大早被单位领导通知去布达拉宫广场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升国旗、唱国歌活动”。

Read more ›
唯色:被德国修片师修没了的鼻涕

唯色:被德国修片师修没了的鼻涕

0 by / on 21/03/2016, 21:57 / in 见解, 唯色

  1966年夏天,文化大革命的烈火从北京烧到拉萨。时为中共军队的一名中层军官,我父亲用相机记录了寺院和西藏佛教文化遭破坏,贵族、商人、高阶僧侣、原西藏政府官员遭批斗,底层藏人及各阶层年轻藏人被洗脑,中共军队在西藏实行铁腕统治等事实。这些照片约三百张,我依凭照片在拉萨等地采访、写作六年,2006年在台湾出版图文书《杀劫》,将西藏文革的图像史料公诸于世。后来,又从中选出24张照片,2012年9月在柏林国际文学节上展出,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Read more ›
唯色:从妖魔化的《农奴》到香格里拉化的《第三极》

唯色:从妖魔化的《农奴》到香格里拉化的《第三极》

0 by / on 01/03/2016, 18:50 / in 见解, 唯色

  一部最近在CCTV国际频道黄金档播映的六集纪录片《第三极》被中国观众热捧。所谓第三极,指的是北极和南极之外的西藏高原。我因此重读了中国藏学家沈卫荣教授2010年出版的《寻找香格里拉》一书,其中批评西方对西藏有“香格里拉情结”、“香格里拉迷思”,是一种陷入神秘化的“东方主义”。

Read more ›
Photo Taken from Facebook

唯色:尼泊尔地震阴影里的藏人难民

2 by / on 26/02/2016, 12:57 / in 见解, 唯色

尼泊尔发生强震,生命与古迹遭灾,让我感受到的伤悲多过震惊。我想说的是,我在十多年前就用过“走后门”才可能奏效的办法,仍然不得护照,由尼泊尔中转去印度朝拜尊者的愿望落空。之后许多时光,常靠一本《孤独星球》的台湾译本《尼泊尔》来排解念想。之后希望愈发渺茫,曾经去过的族人,三年前都被中国政府没收了护照,以至于再去拥有多处佛教圣地的邻国朝圣,成了白日梦。

Read more ›
唯色:作为隐喻的藏獒

唯色:作为隐喻的藏獒

0 by / on 03/02/2016, 15:51 / in 见解, 唯色

  转自网络2011年11月28日新闻:一名姓牛的男子称,他是南四环一个藏獒基地场主,这次是专门找来纯种藏獒给自己基地中的藏獒配种,配成功一次需5万元以上,为给身价不凡的两只藏獒接风造势,他特意请来美女礼仪和安排宝马车,来自玉树的客人和两只藏獒接风开道。

Read more ›
唯色:拿徒有虚名的“自治”怎么办?

唯色:拿徒有虚名的“自治”怎么办?

0 by / on 09/12/2015, 21:35 / in 见解, 唯色

在蒙古人学者杨海英的著作《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的后记中,还介绍了中国体制内的民族学者、民族理论制定者,以“少数族群问题的‘去政治化’”为理由,更进一步,提出“民族共治”而取消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这也即是说,干脆抛弃貌似好看的面纱,取消徒有虚名的“自治”算了。

Read more ›
唯色:艾未未的“翅膀”来自拉萨

唯色:艾未未的“翅膀”来自拉萨

0 by / on 25/11/2015, 14:33 / in 见解, 唯色

我是拉萨人,虽在北京十年,但每年都要回拉萨住几个月。前年在拉萨的三个多月特别有意义,因为我在拍摄老城里的废墟时,替艾未未找到了意味深长的“翅膀”,还在三家裁缝店(都是藏人开的)替他定制了优质、漂亮的藏式服装。这些“翅膀”和藏装让我那些日子忙碌又充实,而那些总是跟踪我的便衣警察一定很困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