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新龙的贡布朗杰》

贡布郎杰本是出身富裕的头人、抢占地盘的强盗,却被中共说成是“顺应民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农民起义英雄。这是在官方网站上找到的介绍贡布朗杰的画面。

小小的新龙县城的广场上,有格萨尔王(或者暗指贡布朗杰?)的塑像,更有雕刻着呲牙咧嘴的龙盘旋的柱子。摄影:唯色。(还有许多新龙图片,且看下回分解)

新龙的贡布朗杰

文/唯色

新龙这个地方,在藏语里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娘戎,意为林间的河谷;一个是瞻对,与当地一位著名高僧有关,而娘戎的说法在藏人中更为普遍。另外,在汉语里也有两个名字,一个是瞻化,起名于中华民国初期,意指瞻对被同化;一个是新龙,更名于1951年,寓意“龙获新生”,显而易见,这两个名字都有着被殖民的意义。

我在康地生活多年,去过康北和康南的许多地方,可就是没去过娘戎,似乎不顺路。我知道那里既以民风强悍而闻名,更以近乎狂热的宗教修行而著称,有一年冬天,我在大昭寺遇见从娘戎磕着等身长头到拉萨的两位喇嘛,面对释迦牟尼佛像点燃被酥油浸透布条的拇指——燃指供佛是久远的传说中才有的苦行,象征着最为彻底的虔诚。

当我们驾车离开甘孜,依傍着河流驶往新龙,可能只用了五六个小时。沿途所见高山虽然葱绿,但多有林木稀疏之处,甚至被滥砍滥伐的痕迹很明显,一根根倒下的树木散落于山坡。尤为怵目惊心的是,因为开辟山路所造成的水土流失,像一片片难看的疮疤裸露于地表,后来得知这些山路多为拉矿石之用。渐近县城时,又见一幢幢藏式民居样式统一,屋顶皆都涂着鲜红或碧蓝的色彩,看来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效果。

县城很小,也就三条街。但旅馆住满,尽是游客。如今来藏地旅游的大多是中国人,何况从3月起,如四川藏区,关闭了外国人来旅游的大门。我们找到当地藏人开的一家旅馆住下,之后去转街。一座横跨在穿城而过的河上的桥,让我想起前不久从网上看到的照片:三个年纪轻轻的藏人正是沿着这座小桥,边走边撒传单、喊口号。想必他们已被抓捕,却不知被判多少刑期。

我还想起娘戎知名的传奇人物贡布郎杰,乃一百多年前的枭雄,不但抢劫周遭的部落头人和诸多土司,还跟杀了其父的清廷打仗,甚至跟拉萨的噶厦也打仗。有趣的是,他曾狂言要打到拉萨去,把祖拉康的觉仁波切塑像抢到娘戎来供奉,让全藏地的信徒从此以后都不必磕着长头去拉萨,而是改道去他的家乡朝拜。

贡布郎杰本是出身富裕的头人、抢占地盘的强盗,却被中共说成是“顺应民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农民起义英雄,类似于中国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陈胜、吴广之类。一些宣传文章写他如何地“打土豪、分田地”,如何地深得民心、各地响应,就差把他写成是“领导人民得解放”的共产党员了。

何以如此呢?这其实是因为在藏人历史上几乎没有发生过农民起义,而这实在是不符合中共对传统西藏这个“最黑暗”的农奴社会的定义。于是乎,让中共如获至宝的贡布郎杰便被戴上“农民起义英雄”的桂冠,广为颂扬。如今在新龙,不但有“布鲁曼官寨遗址”,连县政府的宾馆都改名为“布鲁曼大酒店”。而“布鲁曼”是贡布郎杰的绰号,意思是“独眼龙”。

2011-10-6,拉萨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