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中共权力的“机器化”》

中国艺术家高氏兄弟作品。

重庆模式正热时,很多人都认为薄熙来会在中共十八大当上政治局常委。那时王力雄就认为不会。他跟我说,薄熙来是否能当上中共常委,可以作为一个验证:能入,说明中共尚未完全“机器化”,还有破局的可能;入不了,则说明中共已经完成“机器化”,也就不要指望它还能有政治改革。

王力雄用“机器化”表达这种意思:非“机器化”的权力是由领袖主导,按领袖的意志运转;而“机器化”的权力不再有真正意义的领袖。权力集团的每个成员都是机器零件,按照刚性结构相互配合与制约。最高权力只是一个位置,由谁填充不重要,但同样不能违背机器规则,更不能破坏机器自身。

 

王力雄说,薄若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当上常委,主管政法,他、我、以及我们这样的人日子会更难过。但是他认为,薄熙来可能带来变化,而中国的破局需要变化,破局也需要中共尚未完成“机器化”。

 

王立军的出现改变了进程。薄的下台似乎成了偶发事件所致。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已无法验证。不过在王立军事件前,中共内部应该已经形成了隐而未发的倒薄之势。如果不是这样,仅王立军不会使其下台,哪怕其妻真有命案,也可在权力黑箱中摆平。王立军只是一个引爆点,把本可能温水煮青蛙的倒薄,变成了一场喧闹大戏。

 

今日中共与毛时代的本质就在这里,毛可以扭转权力方向,改变权力规则,甚至可以将权力机器打碎重建。倍受文革之害的中共官僚集团,在毛之后决心不允许文革再现,邓小平推动的“党的建设”、“发扬党内民主”,目的正是防止再出现可以凌驾于官僚集团的毛泽东。

 

机器化的权力最不能容忍卡里斯玛式人物(charisma,以个人魅力和威望获得大众追随与效忠的领袖),那是最不稳定的结构,可以被领袖任意改变,官僚安全也最无保障。中共要防范文革重演,首先就要防范卡里斯玛再现。温家宝曾暗示薄退回文革,其实薄的重庆模式和文革并不沾边,可以让人联想文革的主要是他的卡里斯玛,包括“唱红”的群众运动,尤其是“打黑” 伤害权势集团,踩到了权力机器的底线。

 

今日中共接受的领导者是辨不出面目的保守者。“不折腾”的平庸是官僚集团最爱。如果重庆的薄熙来不铲除,终有一天会变成中国的卡里斯玛。如果靠折腾可以入常,将有层出不穷的小卡里斯玛纷纷效法,党将再无宁日。正是考虑中共机器的这种逻辑,王力雄才认为即使没有王立军,薄熙来也不能在十八大当上常委。

 

薄熙来事件是中共对党内僭越者的杀一儆百,会促使中共进一步机器化。对这一点,国内外很多人都没看清——中共并没有因为这个事件产生分裂和混乱,而是从此更加一统、有序和稳定,也就是更为彻底地机器化。

 

西藏也不能对中共即将更换领导人抱有幻想,已经机器化的中共不会因此发生根本的变化。

 

2012/4/28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王力雄:薄熙来与“N系列”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5/n.html

来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8/blog-post_24.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