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坚措:城市藏人是嘻哈,也是一种态度

黎智坚措:城市藏人是嘻哈,也是一种态度
羊兄乐园 2018-12-19

在2018的四月,我偶然在Youtube上面发现了一个叫《为所欲为》的藏语说唱视频,歌手叫黎智坚措(Uncle Buddhist)。点进去试听以后自己就停不下来反复听这首歌了,因为特别喜欢这个歌手的声音。于是就听了一下他其他的作品,果然都很出色而且歌词满是正能量。再次了解之后发现他在藏区尤其是安多地区已经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在1376厂牌的第一首歌《1376 ROT.Cypher》里面就有他的部分。
2018年夏天,黎智坚措在安多藏区开始了《城市藏人游牧迁移巡演》,由于在我的家乡没有演出,所以我和两个好友驱车前往几百公里以外的一处演出地。黎智坚措的现场音乐还是特别精彩且富有活力。
我们都觉得不枉此行,这之后我觉得好的音乐要跟大家分享,所以特地采访了黎志坚措让更多人知道他的音乐。也感谢黎智坚措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黎智坚措 UNCLE BUDDHIST

采访内容:

Q:泽郎三穆洲
A:黎智坚措

Q:你好,黎智。可以先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的生活经历吗?
A:我出生在牧区,后来由于父母工作原因,三岁的时候和父母搬到到城市里生活(西宁)。然后就接受的都是汉语教育,在汉语学校上学。
也没有机会学到太多和本民族有关的东西,之后在大学的时候开始接触音乐,因为之前我也跳过一段时间的街舞所以比较喜欢Hip-Hop这个东西,但是没想到我有一天能做这个东西, 我在大学里面学习的也是音乐。
慢慢的接触Hip-Hop音乐然后当时的好朋友有个团队叫0971,因为这个团队所以我就开始了说唱生涯。
Q:好的,请问你是什么时候接触说唱的呢?为什么选择说唱,而不是做摇滚或者民谣一类的音乐呢?
A: 我是从初中时候开始接触的,但是也没想过要做这个。因为当时跳街舞,刚开始上中专的时候特别喜欢摇滚,当时的环境也是,摇滚在中国盛行嘛那时候。我当时还有个摇滚乐队,就和几个同学搞摇滚。
后来从中专出来到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上学的时候就慢慢,接触了更多东西。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也是我现在的一个制作人叫赫连长弘。他就是一直在做嘻哈的团队,也在做青海的说唱。
大学期间我有段时间心情不好,然后自己尝试写了一些歌曲。因为当时我学的是欧美流行演唱,我就唱点欧美歌啊一些英文歌曲。我第一首歌是一个Remix,然后给赫连长弘一听说“哎,还挺不错。要不要我们一起来做说唱这个东西?”
“当然好啊。”
因为我当时也特别想做这个事,于是就和他们一起做说唱了。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能力还没到,然后后来就一起做。其实我也挺喜欢民谣和摇滚的。(笑)

Q3: 你觉得对你音乐影响比较大的音乐人有哪些呢?
如果整个范围的话那就是Michael Jackson,最近又翻了很多他的东西来看。可能就是因为他的一些精神嘛。
如果说说唱这一方面的话,Tupac肯定是不用说,J.Z, Kanye West, Wiz Khalifa, lil Wayne 等等。
因为接触这些音乐的时候也是他们这一帮人最火的时候吧,反正就是听他们的歌学习啊,看他们怎么做,大概就是这样。
Q:你的专辑《城市藏人གྲོང་ཁྱེར་བོད་པ》这个名字比较吸引人,请问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你想给大家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
A: 这个名字是我在做专辑的过程中想出来的,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明确的一个名字。
因为Hip-Hop这东西要真实嘛,所以我就想我自己从小到大是什么一个状况。我就想我是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一个男孩,那我为什么不叫城市藏人呢对吧。
གྲོང་ཁྱེར་བོད་པ可能这个藏文名字在一些专业人士眼中语法表达的会有一些错误。我觉得我不在乎那些东西,我就想因为现在嘛,有些东西必须创新(笑)。
我这个名字其实传达出来的东西很明白就是,就是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的时候。丢失的传统文化和本民族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觉得跟我一样在城市生活的藏族人可能会引起共鸣。

我只是告诉他们,我们丢失的东西我们要用自己的能力自己擅长的方法去把它找回来。这是最好的事,所以我觉得有些事可能大家觉得很难,就像我是因为专辑才把藏文学会的嘛。
我觉得通过这种过程我能弥补自己丢失的一些东西是我最大的收获。这也是专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传达这种正能量,好的东西大家不能丢了,因为大家毕竟根在这儿嘛。
然后有些人可能误解,就说城市藏人这个名字就想表达生活条件优越啊什么什么的。我觉得这种事是一个我太不在乎的事。
我觉得你想说我,可以的,但你等我东西出来了解我以后再评论这个名字吧,我想给大家传达的就是一些正能量的东西。

“他们也在一脉相承嘻哈文化的同时展示了一种酷的新的可能性
爱生活 爱家乡 敢于对自己的梦想不妥协
这不是酷是什么”

Q. 我特别喜欢你的《为所欲为》这首歌,这首歌表达了你什么样的情感呢?
A: 这首歌刚开始我是听了一些韩国的歌,在两年前吧,Show me the money正火的时候,看到很多韩国人做这些东西,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也借鉴和学习了不少东西,然后beat上面还融入了扎念琴。
我们的制作人也就是刚才提到的赫连长弘,他第一次的突破,就是用最现代的808的鼓的音色加上我们传统的扎木聂。我觉得这是在藏族音乐上一个很大的一个突破吧,因为很少有人去把这个东西融得这么好,毕竟现在的东西和以前不一样。
然后在内容上面就是,一定要为所欲为,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应该尽最大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表达的一些东西让年轻人知道,虽然在逆境中。但是我们还是要有一股劲,一定要做出一些成绩。
Q. 请问在你众多作品之中你最喜欢哪一首呢?
A:其实我都喜欢(笑),但是肯定会有最喜欢的。最喜欢的是城市藏人,因为我觉得它是表达了我的内心吧,就是把我所想的事情都表达了出来。
就是在用自嘲的方式,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来警醒现在的藏族年轻人,所以这也是从小到大一个经历嘛,我觉得写出了自己的心声,这是我一直想表达的东西。

Q. 在这些歌曲和MV的制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让你难忘的事发生呢?
A: 因为我做这张专辑的时候都是自己去花费经历或金钱啊之类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己,再加上我的一些兄弟,他们的付出都是在这张专辑里面就是不可缺少的。
然后想做个好的MV特别花钱,所以我自己能力也有限。但是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做出最好的东西。我有个好朋友叫格日项杰,他也是我大部分MV的一个导演。

他有很好的想法,能和我的想法融合到一起,我就基本把MV方面的东西都交给他。其实拍每部MV的时候我们都会花费个两三天到五天之内的时间,因为我们要去每个地方嘛,提前去看景什么的也不是很现实。
所以就是到那个时间段我们就直接过去,但是有时候由于天气等其他原因也会不理想。就举个例子我们拍《世界和平》这个MV的时候我们到海西州德林哈的外星人遗址那里去拍。本来按剧本走的话是一个晴天在一个荒漠戈壁,但是去的时候一直在下雨。
我们在那里又等了两天,白白等了两天但是还在下雨已经不能再等了,所以怎么都要拍了。之后的一天还是阴天但是没办法就我们拍了。

但是那回来以后一看,哎,感觉还不错,比预想的还好一些,这是一些难忘的事。
还有就是我拍《城市藏人》MV的时候我请了国内比较好的一些导演,我请的是龙泽宇嘛,他给国内很多一线说唱歌手都拍过MV,像GAI,TT,VAVA,Higher Brother,Ty等等都拍过MV。
所以我觉得不管花费多少我一定要找他。因为我觉得他们能拍到我想要的东西嘛,所以我把他们叫过来共事嘛,然后他们也是第一次做这种剧作,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藏语说唱)觉得很不错,他们也特别感兴趣。
觉得“哇,这边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说“这是近一年之内接到的一个最好的案子,最想做的案子”。所以当时也觉得很感动嘛,然后就不光是事了嘛,人也是有一种朋友关系了,关系都一直特别好现在。

“Hip- pop的宗旨是Peace&Love
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族人与之奇妙的呼应
向善向爱向音乐”

Q.《糌粑》这首歌有被YouTube很多亚洲Hiphop Channel转载,我看有国外网友评论说“ I like how they got some of the hip-hop culture mixed with their native home culture”(我很喜欢他们把嘻哈文化与本民族文化结合起来的这种形式)对于此你怎么看呢?你是如何理解和实践Hip-Hop文化本土化呢?
A:这个其实也挺让我出乎意料的,因为当时我做这个东西没想这么多。也没有想过让多少人看这个东西,因为自己宣传能力有限嘛。
《糌粑》这个从编曲开始就是一个特别原生态的一个东西。这个制作人是那个尼玛乐队的鼓手叫贡布昂杰,是他做的。他中这个人做东西特别认真,我跟他说了个大概的想法之后他就明白了。

其实这没有用太多的电子的东西我一直就在说嘛,这首歌是纯手工打造的,他整个都是乐器实录下来的。然后MV也是没有出现一些很现代化的东西,所以MV专门等到玉树的糌粑节那一天,等了很久。
因为他那个节日一年只有那天有,那种氛围狂欢节那种感觉,大家都在自己玩自己的。现场根本控制不了,所以MV可能会有很多欠缺。但我觉得我想表达的感觉已经达到了,就是那种外地人来这边的那种感觉。

我的flow这方面还是传统说唱的东西,但是编曲方面也结合了民族的东西。加上前面对糌粑赞美的说词,这些是藏族音乐很少出现的一个东西,这个组合算比较新颖的一个东西吧。
我觉得这个Hip-Hop和本土文化没什么区别,因为Hip-Hop就是在讲一个真实的东西。本土文化也是反应大家的生活的一个真实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本土文化也很Hip-Hop,我们做的事也很Hip-Hop.

Q. 这几年藏语歌风格与从前大不相同,听众甚至突破了语言的限制。不止藏族,甚至许多其他民族的听众也听这些纯藏语的歌曲。比如你的《糌粑》,ANU去年很火的《Fly》等,你对此怎么看?
A:我反正觉得音乐不分国界,音乐不分语言嘛。好多人都建议我去做汉语,说大家都听不懂你在唱什么。我说大部分人也不会完全懂英文吧,但这么多人都听英文歌。也是因为好听啊,所以我就跟他们说歌不管是什么语言我觉得是好听就行。
所以现在很多歌都是突破语言的限制,而且很多人会去模仿做出一些创意一些的东西,哪怕他不认识这个字儿他都可能会去用谐音或者汉字。很多这样的人。
我的糌粑可能还不够吧我觉得,传唱的不多但是大家看到我们继承的很多传统的文化。然后ANU的《FLY》是一个突破藏族音乐所有传统的一首歌,因为我们是朋友嘛,当时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歌绝对会火。
Q. 你对现今藏区说唱音乐的形势怎么看?
A:我觉现在感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做这样的音乐嘛,我觉得藏区特别多。藏族人特别能够接受新鲜的音乐的风格,我觉得这是个特别好的事。
比如说达瓦9Teen会是个特别优秀的说唱歌手,这些都是我比较认可的一些新生的说唱歌手,如果好好做总有一天能出来,因为他们是真的有东西。还有就是前两天我在那个《恕我直言》那个纪录片也说过嘛,我说我只是做了第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纪录片在下文)
但我希望有我这样的人以后能对后辈的说唱歌手们会更方便一点。我觉得是做的这样一件事。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但是希望越来越好。希望为藏族音乐付出的每一个人越来越好吧。
Q.关于说唱你近几年有什么计划吗?
A:近几年就是,去做一些更好的作品嘛。因为已经有了一张专辑,下一步就希望做出更好的音乐。就是可能会换些风格吧,这还没确定,因为我们还是有很多计划。不管是音乐方面还是生活方面做到更上一个台阶吧。
其实很想做到一定的高度,但也不知道。还是得看机遇,巧合这些东西。
反正就是努力,努力就是王道。
来自: https://mp.weixin.qq.com/s/j0c5oQbPZ2-yJucgB0WWDw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