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呼吁关注各藏区及甘孜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人民医院接受社会捐赠公共。(来自微信)

至2月6日,由各地报道的各藏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病例情况,大致为:西藏自治区1例;四川省藏区——甘孜州17例,阿坝州1例;甘肃省甘南州3例(疑似1例);青海省海北州3例。共同特点:如西藏自治区和四川省藏区,为输入性传染源,6位确诊患者于1月20日、21日、22日从武汉乘坐动车、列车、汽车抵达藏区,目前均在各地医院治疗。新华社2月1日以《拉萨:一座医院 一个病人》为题,报道了西藏自治区第三人民医院151名医护人员,围绕1月22日从武汉武昌乘火车到拉萨的张某某进行治疗。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人民医院接受社会捐赠公共。(来自微信)

目前如西藏自治区除拉萨之外的其他地区、青海省四个藏族自治州(玉树州、果洛州、黄南州、海南州)及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尚无已知的确诊或疑似病例。但如迪庆州,因为有9人接触过从武汉来旅行的确诊患者,目前在接受隔离医学观察中。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各藏区医疗资源原本是不够的,医疗条件亦差,目前遭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波及,更是雪上加霜,形势严峻。几天前,收治数位确诊患者的甘孜州人民医院通过网络视频发出呼吁,称“医院目前防护服仅剩13套,N95口罩仅剩余60个,急需社会各界人士捐助”。而甘孜州已成各藏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甘孜州道孚县可能是全国县级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截止2月6日,甘孜州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7例,包括从武汉进入甘孜州的患者5人,当地藏人被感染的患者12人,皆为川藏线必经的道孚县人。据报,道孚县尚在接受医学观察为217人!2月4日,道孚县人民医院发出“接受社会捐赠公告”,急需防护服、口罩和眼罩等防护物资。

以下是我依据“微甘孜”公众号的报道,对甘孜州确诊患者做的概况记录:
第1例确诊患者周某,25岁,女性,1月20日从武汉出发,1月23日在色达县翁达镇卡点接受检疫时留观,随后转入医院。
第2例确诊患者叶某,33岁,男性,从武汉出发,1月23日在稻城县桑堆镇卡点接受检疫时发现留观,随后转入医院。
第3例确诊患者降某,51岁,男性,藏人。1月24日因发热到某医院就诊而隔离。(籍贯、职业未有报道。据说道孚县有位僧人被感染,不知道是不是他)。
第4例确诊患者患者杨某某,49岁,女性,1月21日从武汉出发,24日到达康定高速检疫点接受检疫时留观,27日出现症状。
第5例确诊患者李某某,49岁,男性,1月21日从武汉出发,24日到达康定高速检疫点接受检疫时留观,随后转入医院。
第6例确诊患者多某,51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12月28日从成都返回道孚,2月1日有症状入院救治并确诊。
第7例确诊患者青某,51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1月25日出现症状,2月1日入院救治并确诊。
第8例确诊患者洛某,36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1月15日自西藏林芝经昌都回道孚,2月1日住院救治并确诊。
第9例确诊患者洛某某某,49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1月17日从成都返回道孚,1月25日出现症状,通过排查属2月2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第10例确诊患者魏某,28岁,女性,湖北武汉人,1月20日从武汉出发,1月23日在色达县翁达镇交通卡点检疫时隔离观察,2月3日出现症状。
第11例确诊患者班某,66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属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月1日留观并入院。
第12例确诊患者各某某某,48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属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月1日留观并入院。
第13例确诊患者根某某某,13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属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月3日留观并入院。
第14例确诊患者德某某某,55岁,女性,道孚县人,藏人。属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月4日留观并入院。
第15例确诊患者单某某某,13岁,男性,道孚县人。属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月4日留观并入院。
第16例确诊患者冲某,56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2月2日出现症状,随后留观并入院。
第17例确诊患者洛某某某,50岁,男性,道孚县人,藏人。2月2日从道孚到雅安,当日返回道孚后2月4日出现症状,随后留观并入院。
据“微甘孜”公众号报道:“截止2月6日24时,我州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7例(道孚12例、康定2例、色达2例、稻城1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在治重症2例,危重症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均在定点医院接受治疗。其中,男性13例,女性4例,最大的66岁,最小的13岁。累计确诊病例中:5人有武汉的旅居史,1人从雅安返回,2人从成都返回,1人从西藏返回,8人为道孚县常住人口,尚在接受医学观察217 人。”
另,至目前所公布的,甘南州确诊3例及疑似1例中,患者绒某某为甘南州卓尼县人,45岁,女性,居住甘南州合作市,应为藏人,属确诊病例第一例的密切接触者。
2020年2月7日记录
(本帖为自由亚洲特约评论: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se/ws-02072020113325.htm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