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

夹缝中绽放的伤花 – 藏族艺术家嘎德谈西藏当代艺术

夹缝中绽放的伤花 – 藏族艺术家嘎德谈西藏当代艺术

0 by / on 23/08/2016, 18:15 / in 见解, 新式

采访对象:嘎德 采访整理:次松拉姆 采访时间:2016.7.26 采访地点:念者实验艺术空间

Read more ›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0 by / on 17/08/2016, 23:48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二十多天前的傍晚,我和朋友去某个僻静胡同里的越南风味饭馆,与安迪“最后的晚餐”。安迪是纽约时报驻北京的记者。我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2009年 初春的一天,高个子的他坐在我家藏式风格的坐榻上似乎不太习惯,不时调整着姿势,用笔而不是录音笔飞快地记录我讲述的故事。有些与我个人遭际有关,有些与 前一年发生在整个藏地的抗议与镇压有关。那段时间我其实非常焦虑与恐惧,敏锐的安迪察觉出我夹杂在轻言细语里的笑声是紧张的。后来他的报道一开始就转述了 我的噩梦。是的,我梦见我回到拉萨,被一辆装满被捕藏人的军用卡车超过,那些年轻的和年长的藏人伤痕累累,我急着想用相机拍照,却找不到相机,就哭着追那 辆卡车……

Read more ›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0 by / on 07/08/2016, 21:54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给我惹来平生第一个大麻烦的,正是这本原为中文版的《西藏笔记》。虽然这个麻烦已过去十二个年头,但我还是记忆犹新,因为写作而遭当局噤声甚至被剥夺基本 权利的阴影,一直盘绕于内心。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也因祸得福,从此走上独立写作的道路,尽管艰难并时有危险,卻领略到精神的自由多么宝贵,使我深感庆幸。

Read more ›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下)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下)

0 by / on 28/07/2016, 16:01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5、 网名叫“雪域灰土”的藏人写道:尧西达孜“自一九五九年以来从未进行过维护。6600多万元经济效益里中共竟没有花一元人民币用作维修费。”“由于庄园主题建筑的多处倒塌,从二00五年就没有人住。”“整个庄园的建筑已经到了即将完全倒塌的现状。外侧的主体墙面已有多处倒塌,常年遗留下来的房顶漏雨导致内部大面积木材腐烂、墙面损坏和墙体倒塌。”

Read more ›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上)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上)

0 by / on 28/07/2016, 15:53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1、 “亚溪”又写“尧西”,在藏语里,“亚”是父亲的最高敬语,“溪”为庄园,藏人都知是何意。无论在藏人的传统中,还是在学者的研究中,都认为“亚溪”指的是达赖喇嘛家族。如意大利藏学家毕达克所写:“亚溪(yab-gzhis),即前达赖喇嘛的家族。” 中国官方体制内的藏人学者也称:“人们用‘亚溪’(父亲的庄园)这一既显示权势,也显示财富的名词来尊称达赖喇嘛的家庭,使‘亚溪’约定俗成地成了专有名词。” 应该说,“亚谿”的准确含义,即“国父之庄园”。

Read more ›
噶伦赤巴为什么不念扎白的名字?

噶伦赤巴为什么不念扎白的名字?

0 by / on 16/01/2012, 14:15 / in 唯色, 新式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境内藏地有16位藏人自焚,包括今年的3位藏人自焚。但14日,又传来了一位阿坝藏人自焚的消息,也即是说,境内藏人的自焚人数已增加至17位,今年伊始短短14天之内有4位藏人自焚。(图片来自 @tonbani )

Read more ›
马尼干戈的牦牛肉加工厂

马尼干戈的牦牛肉加工厂

0 by / on 09/01/2012, 05:53 / in 唯色, 新式

马尼干戈是一个交通枢纽。有人说,马尼干戈像香港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有着康巴汉子充满豪气的江湖味。其实这并不是它原本的味道。其实马尼干戈的意思是:山坡上铺满了刻有经文的玛尼石。显然当年的确拥有这样的风景,而今已然不见。那么多的玛尼石呢?是在文革时代还是在更早些年的“民改”时代,被革命者拿走修建了军营还是修建了乡政府?而剩下的,是不是被人民群众顺手牵羊,盖了人畜共住的房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