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枪支”广告兀然现身全藏,那不是笑话……

“枪支”广告兀然现身全藏,那不是笑话……

0 by / on 19/12/2008, 13:28 / in 唯色

3•14之后,因为从北京到中国各地的所有官媒,无以复加地渲染拉萨和西藏其他地方发生“打砸抢烧”,不停宣称在许多寺院“查获”到一批批“枪支弹药”,竭力制造藏人变成了“恐怖分子”的证据,以至于不但在中国内地谈“藏”色变,而且一夜之间,在多卫康(传统上,西藏包括安多、卫藏、康等地)悄然出现了不少小广告,内容竟是出售真正的枪支弹药!

Read more ›
拉萨发生的“清洗”

拉萨发生的“清洗”

0 by / on 17/12/2008, 21:01 / in 唯色

这是去年冬天的拉萨…… 前不久,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达赖喇嘛想把居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赶走,这就透露出一个信息: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在西藏这个地方掌了权,他将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实行民族歧视、民族隔离、民族清洗。”

Read more ›
原来是宠物与人的关系

原来是宠物与人的关系

0 by / on 15/12/2008, 13:06 / in 唯色

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后,最大的变化之一是藏汉两个民族的关系,或者说,是藏民族在中国的地位问题。 可以说,藏人和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国人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像三月的“西藏事件”之后暴露得清清楚楚。过去隔着一层面纱,不但看不清楚,还有一种雾里看花分外美妙的效果。许多藏人还自鸣得意,觉得在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中,自己地位最高,最讨汉人喜欢,尤其比维吾尔人获得的好感多得多;藏人中的活佛啊僧人啊,频繁地往来于藏地和汉地,广纳汉人弟子,并以充当汉人上师而自得。而中国人中多的是所谓的“西藏发烧友”,其中一些人还自称“藏漂”,似乎不在藏地生活几年,人生就毫无意义。2006年火车开进拉萨之时,整个中国似乎都在为青藏高原而激动,几乎人人都想登上布达拉宫。可以说,有很长一段时间,藏汉双方,我指的是民间的藏汉双方,弥漫着一种经不起真相的温情脉脉。

Read more ›
是酒店,还是寺院?

是酒店,还是寺院?

0 by / on 25/11/2008, 12:55 / in 唯色

青藏铁路通车之后,一个名为香巴拉宫的酒店也应运而生。它座落于拉萨老城帕廓街区的民居当中,那些建筑大多是旧房推到之后重建的新房。香巴拉宫是那种不大但很精致的高价酒店,里面仿照的是藏式庭院建筑。 同样强调“西藏文化”,暴发户式的雅鲁藏布大酒店显然无法与香巴拉宫相比。香巴拉宫显得更为地道,尤其在许多细节上都下足了功夫,如藏式窗框的精彩设计、镶嵌在墙上的石像雕刻、经文雕刻和错落有致的“擦擦”等等,称得上是目前拉萨最有西藏味道的酒店。

Read more ›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0 by / on 29/10/2008, 12:35 / in 诗歌, 唯色

·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Read more ›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0 by / on 16/10/2008, 12:27 / in 唯色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结结巴巴地,胡说了一通,让汉人们哈哈大笑。孩子们吃惊地交头接耳说:快看快看,汉人的笑和我们的笑是一样的。

Read more ›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0 by / on 24/08/2008, 12:20 / in 诗歌, 唯色

·唯色·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已是一座恐惧之城;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比59年、69年、89年之后所有的恐惧加起来还多;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尽在呼吸之间、心跳之间,尽在欲说还休之间、无语凝噎之间;

Read more ›
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 原为《在北京看见拉萨的恐惧》

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 原为《在北京看见拉萨的恐惧》

0 by / on 04/07/2008, 12:07 / in 唯色

“但是啊也许我们的权利 只是破碎的玻璃 捧在手里……” ——昂山素季−− 这是4月的一天,我用报亭的公用电话问候安多和康巴的两个朋友,还好,都算安全。让我有点想笑更觉悲哀的是,两人虽在不同的藏地,但都反复叮嘱我“瑟瑟 其”(小心、谨慎的意思)。想起去年洛萨(藏历新年)在拉萨时,那个只有酒后才吐真言的朋友说,现在彼此问候不要再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了,我们既 不“扎西”(吉祥)也不“德勒”(如意),我们互相要关照的是“瑟瑟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