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旺瑙乳《藏人过“洋节日”之我见》

对于民族文化和传统节日的保存保护,其他媒体多年来有过大量的讨论。如有一段时间对传统中国节日放假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在我近几年翻阅过的很多电影资料里,关于抵制好莱坞电影对全球的“侵略”,各国电影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向本国政府相关部门的“力诫”。在中国,叶小文先生多年前就如何应对外来文化也有过一些独特的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论述。网上有,关注的朋友可以自己查阅。我是在鲁院“高研班”时听过他本人风度翩翩的演讲。

就本文题目来说,我只是想谈谈个人的看法。由于视角和思路的多样性,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态度,此文算是抛砖引玉吧。

以藏历年为例。在传媒不发达的年代里,安多藏区是不过藏历年的。上世纪90年代我在华锐工作时,每每看到中央电视台播出关于西藏自治区和在京藏人举行藏历年的报道,心里很是“痒痒”。有一年藏历年来临之际,我和身边几位朋友商量,决定召集华锐的同胞们过一次藏历年。一经敲定,大家很兴奋,遂“走家窜户”,每家人或单个参加的人收10元茶水费。后和县政府领导商量,在县政府大会议室里以我们华锐藏人的年节习俗,痛痛快快玩了一个晚上。这成为华锐历史上第一个藏历年。此后一段时间华锐每年的藏历年先是由民间热心人士召集举办(在华锐一些乡村措哇里也开始蔓延),随后发展成为政府行为,并延续至今。

同样,在我生活过多年的省城兰州,开始也是由西北民大和其他大学以及在兰各单位藏族同胞自发召集过起了藏历年,后来省委统战部和省民委出面,由政府召集举办,并在电视台播出。至今在兰州具有了政府和民间同时举行庆祝藏历年的传统。上世纪末期安多其他区域藏历年的兴起,大概也是如此情形吧。因区域分散和人口不集中,边缘地区的藏人以前是和周边其他民族共享年节的。由于各种传媒的不断兴起和文化信息的传递,这种本属于自己民族而未通行的传统节日,迅速得到了各地藏人的认同。这也说明民族文化的凝聚力和归属感。

关于藏人(尤其是青年人)是否过圣诞节、情人节这类“洋节日”的问题,记得曾经在藏人文化社区里有过热烈的讨论。正如我对好莱坞文化的态度一样,我个人对各种外来文化持一种“拿来主义”的态度。既不极端地去抵制,也不盲目地去膜拜,以求在这样一个变革的时代,能更丰富地汲取各种异质文化中有益的养分,来丰润自己。记得著名彝族诗人吉狄马加,04年在鲁院“高研班”和我们研讨民族文学时说过:少数民族作家要清醒地认识这个时代,你要解决什么问题,要如何处理民族与世界的问题;你要研究历史,要有预言性、启示性。在认同人类共有的同情、自由、善良、怜悯、爱情、深沉、历史感的同时,你也要保持自己的立场——你必须也只能深深地植根于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中,因为那是养育你的血液和乳汁。

因此过不过“洋节日”本身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对异质文化的参与和参照中,能否学会在内心中树立自己的立场。我欣赏这样一种观点:要关心他人的文明,欣赏别人的文化;要关心他人的欢乐和痛苦,学会欣赏和理解别人的感情。要向母体学习,也要向他人学习,追求真正的知识,塑造自己的立场。记得吉狄马加当时还总结性地说过:要有世界性眼光,要有人道主义思想,要了解各种文化、文明,要强调人类和谐共处,和谐共荣。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也许有些说教,但这的确是一个有着宽阔胸怀和高境界的文化人应该具有的思想。

有朋友对我祝福:圣诞快乐!我说:谢谢!对于我们佛教徒来说,每天都在修为自己内心的快乐。遇到其他民族和不同信仰者因节日而溢于言表的快乐,我个人更要表达祝福(佛教术语“随喜”)。在“情人节”那天,有好几个朋友不停地打电话:这样的节日你要请客。为了他们快乐,我自然约集他们去喝酒,虽然的确没见着谁带了情人。记得当年和我长期跑采访的司机是穆斯林,每次他都会拿来他们的节日食品,与我在路上快乐分享。我也曾参访过道教庙观的道长,很愉快地谈论“道”和吃他们提供的素食;和民间“巫师”同桌共餐;在汉传佛教寺院里拘谨然而虔敬地参与佛事活动,然后吃斋饭(与藏传佛教非常不同);在有着各种风习的乡村体验美好的传统文化以及明显的当代文明对他们现有观念的严重异化……

我对祝福我“圣诞”快乐的同胞,会报以诚挚的谢意!对于别人在这个日子中所获得的快乐,我会报以真诚的祝福。为了各国人民的友谊,这样的节日我们要过,要随喜!但应该更多地关注自己民族和宗教的节日。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越来越重视的今天,对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化越来越强调的这个宽松时代,政府对少数民族传统节日的关注会提到议事日程中来。我个人的看法是以后也要强调和重视我们西藏人的节日,要让世界各国人民了解西藏人的传统文化,并参与到我们的节日与快乐之中,以此文化共享,成为外界了解西藏人和西藏文化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正如“藏历年”在藏区各地流行起来的经历,正如锅庄舞在一些内地城市中逐渐流行的事实,使我确信:只要我们西藏的青年重视每一个自己的节日和它独特的文化内涵,只要我们努力和坚持,在人类地球村的百花园中,就会多出西藏文化这一份绚烂!这样的努力,恰似著名作家陈建功对人类进步曾持有的乐观态度:“一块砖头也会一鸣惊人!一块砖头也能改变世界!”

才旺瑙乳,藏人文化网总编,现居北京。

藏网文摘: https://mp.weixin.qq.com/s/w3tGntMWYJcJvvvby7U1gg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