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不同于我之前所有的电影

《撞死了一只羊》电影海报

7月25日,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公布入围片单。其中,万玛才旦执导,王家卫、Jacky Pang监制的《撞死了一只羊》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该单元鼓励电影的实验和创新,捕捉国际电影未来审美潮流和趋势,这也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

影片讲述了一个从小寻找杀父仇人的康巴男人,和一个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的货车司机,在茫茫荒野的公路上相遇,引发的一段关于复仇和救赎的故事。

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万玛才旦称,在小说中有一种特别的表达,除了传统的现实主义之外,也有非现实主义的部分。

万玛才旦表示,虽然讲的是一个关于复仇和救赎的故事,但它的主题是关于未来和希望。梦境与现实相互映衬,提升并完成对主题的表达。整部影片以彩色为主,部分黑白。

从剧照看,苍茫的天空下,远处雪山矗立,一位身穿藏服的男人站在大路中间,别无他人,现实场景中透露出梦幻感。

《撞死了一只羊》剧照

写剧本时,万玛才旦开始不会严格按照分场、主题等内容创作,更多的是根据直觉编排故事,完成人物设计和情节走向。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先走创投,获得第19届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

自编自导好处之一,便是能在写作时考虑到拍摄场景、气氛、状态等因素,带来更多的创作灵感,并预先设想拍摄条件。根据内容需求,万玛才旦将拍摄地选在高海拔的可可西里。5000米以上的高原,空气稀薄,缺水少电。开机前剧组化妆师因为高原反应被紧急送往低海拔地区医院,拍摄时,剧组配备了医生跟组,以防突发情况。

艰苦的拍摄环境并未让剧组成员越拍越疲惫,大家工作也更加团结。影片拍摄了40天,如期完成。

《撞死了一只羊》是万玛才旦和泽东电影的首度合作,作为国际知名的电影大师,王家卫和旗下泽东电影公司近年来着意扶持有才华、够纯粹的优秀艺术电影导演。

王家卫

王家卫谈起与万玛才旦合作缘由时表示,非常喜欢万玛才旦作品中的真诚,“我们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和支持作者电影导演”。作为该片监制,王家卫从剧作到拍摄,都深入参与到《撞死了一只羊》的创作中。万玛才旦称其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监制。他不会强迫你接受他的观点,但他会提出一些具体的建议,让片子更加完美。”

创作过程中,万玛才旦强调自己不会太区分商业片与艺术片的界限,“故事及适合这个故事的形式很重要。”他也会考虑到观众的接受度,“创作是自我表达,但电影不同于其他艺术载体,它有商品的属性,需要做更多的考虑。”

被誉为藏族母语电影开创者的万玛才旦,集作家、翻译家等多重身份于一体,此前的“藏地三部曲”,《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登》和《老狗》获国内外多个电影节奖项。他的电影多是对藏区深入而细致的描述,探讨随着社会发展,藏区人民在坚守过去与拥抱现代之间,挣扎的过程,使大众对藏族文化及其生存状况有了新的认知。

《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登》、《老狗》电影海报

继“藏地三部曲”之后的《塔洛》是万玛才旦的第五部藏语电影,于2015年入围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竞赛单元,斩获第52届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二十多项国内外大奖,并于2016年国内院线上映,获得业界广泛好评。

《塔洛》北美发行版海报

自田壮壮导演的《盗马贼》始,关于藏区人民生活的影片,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去年7月,张杨导演的《冈仁波齐》票房与口碑双成功,引发大众对藏区电影的关注。今年6月,松太加导演的《阿拉姜色》,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编剧与评审团双奖项。今年七月,由万玛才旦监制、新锐导演拉华加执导的处女作《旺扎的雨靴》获得第FIRST青年影展最佳导演奖(此前入围第68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关于民俗猎奇的质疑声音正在褪去,越来越多的藏语佳片开始出现。

在万玛才旦看来,此类藏语电影的崛起,会让藏族题材电影的生存空间更大一点,在融资上带来一定的优势,但整体来说,藏语电影仍处于小众的状态。

作为伴随着科技发展兴起的文化种类之一,电影与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藏区囿于地理、经济等原因,很多地区没有电影院。“在大银幕上看电影,才能感受到电影的质感、细节、气氛等等。放眼至整个藏语地区,电影事业的发展仍然任重而道远。”万玛才旦谈起藏区的影院建设时说。

万玛才旦也希望通过更多优质的艺术电影与观众的见面,加深观众对艺术电影的理解,培养艺术电影观众群体。

万玛才旦

在万玛才旦看来,同为艺术,电影与文学在承载的表达上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一面。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电影已经逐渐脱离文学等其他艺术形式,有了属于自己的语言,“剧本为影像服务,如果不变成影像它就没有太大意义。当然,文学也会帮到电影,丰富电影的意象和内涵。”

具体到电影主题上,万玛才旦希望观众能够有属于自己的理解,“创作的结果不是给观众一个答案,每个观众因为自身的经历、素养、处境、文化等种种因素,他们在观影中往往会有不同的理解。作为导演,电影完成后就完成了自我的表达,就不仅仅只属于自己,也属于有缘遇到的观众了,观众怎么理解是观众自己的问题。观众也希望从观影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表达和认识。”

得知《撞死了一只羊》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后,万玛才旦觉得这部电影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关于获奖与否,他觉得,顺其自然。

《撞死了一只羊》剧照

自拍摄首部短片《静静的嘛呢石》,到今天的《撞死了一只羊》,十几年的电影之路走过来,万玛才旦颇有魔幻的感觉,“当年进入影视圈的机会很小,就是像一个普通观众一样喜欢电影,后来有机会去北影学习,才慢慢地走上这条路,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你会成为什么,生命很奇妙。”

问道电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时,万玛才旦思索许久:“之前是喜欢,从事了电影行业以后,它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表达自己的方式之一。”

文章已于2018-08-02修改

原文: https://mp.weixin.qq.com/s/SZ0KsDdeslB20_nUqmfyOw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