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玛嘉《骚动的喜马拉雅山》第三章 论西藏三区的统一战线

多少年来西藏三区不是在团结中前进,而是在各自的地方保护主义中破坏整 个民族的前进。即一个卫藏人排斥一个安多人或康巴人;一个康巴人维护或因某 个康巴人出色而把自己划分为一个独特的族群;一个安多人带领更多的安多人与 卫藏人或康巴人辩论自已的优秀。甚至因某种微弱的事情来激发相互之间的不团 结性,从而在矛盾中树立各自的观点。这种观点是一种藐视对方的一种观点,这 不管在国内的西藏人还是在国外的西藏人都存在的一种现象。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自己所存在的困难,而在不断地加重困难呢?卫藏、安多、 康巴三区的不团结性的争论能促进整个西藏的前进吗?请看看中国的北京、广东、 四川这三个典型方言的地区,它们的团结性是多么一致,它们为整个国家而团结 一致的奋斗精神是多么可敬。然而我们为什么看不到这些好的现象呢?

西藏人需要反思,尤其是西藏三区的人民。我们今天不是拉着一匹马在市场 上做买卖,而是正在为一个民族的自由而奋斗。任何西藏人都需要明白排斥自己 同胞的行为就是把民族的文化、土地和力量分散出去,进而给自己的敌人创造最 有利的条件。这种现象的存在就像中国政府把西藏的领土以中枢线 – 唐古拉山 为主划为东西藏和西西藏一样,令人可怕。西藏不是卫藏人为主的西藏,也不是 安多人和康巴人为主的西藏,而是三区人民的西藏。只有这三区人民共同团结在 我们的土地和文化周围,以我们的宗教精神领袖为核心,我们将会获得比以往更 强大的力量。因为团队的力量,一旦确定一个目标,就意味着趋向成功的可能性 很大,或者说存在团队的力量来确定的目标是等待着团队作出的决定就是成功。

所以,任何卫藏、康巴、安多地区的人,以自己的地名来与其它地区的人处 于对立状态的行为,就是西藏人的敌人,是内部的敌人。如今只靠卫藏人或康巴 人或安多人分裂的姿态来表达自己对西藏的爱国之心,不但不能完成西藏的事业, 反而因三区之间的相互无任何意义的争吵而分散了我们的力量。

有人告诉我西藏是一个失败的民族,因为卫藏人自称他们是真正的西藏人; 把安多人或康巴人排斥在西藏之外;安多人认为卫藏人不配为西藏人;康巴人认 为自己是西藏人,并且是具有另外一个民族的典型特征。确实没错,西藏因三区 的不团结而成为一个失败的民族,或者说西藏人以失败的民族身份还自以为是的在自己内部划分地区界线,看来已经愚蠢到了极点。就象牧人把马、牛、羊三者 合在一起共吃一块草地时,三者总是表现出排斥异类的动物本能行为一样。可西 藏人要知道我们不是马、牛、羊,而是人。并且是一个共同文化下生活的理性的 民族。某些对自己民族不利的反常行为我们应该看得清楚。换句话来说,倘若西 藏三区之间以各自为阵相互发动一场战争,获胜一方立为英雄主义,失败一方立 为残败主义者。并且这个假设如果获得西藏公民的普遍认可,那么,一个家庭的 一名中年男子与其父决斗而杀害父亲,又杀害弟弟,获得角斗士或战士的荣誉称 号也是成立的。但是我相信没有一个公民敢承认这个命题的推断是正确的,胆量 已超过自身所承载的有些公民也不敢承认是对的,这就从侧面说明,我们还是比 较清醒,只要全体西藏公民从上述类似的假设之中反复地推断自己的某些行为是 对还是错。我们就能会看到因三区之间的长期不团结性导致了我们的很多精力被 失散,我们培养的很多精英都被我们消灭在自己的无知行为之中,从而我们所要 完成的事业更加困难。

基于这种理由;我们理性地,强制地把三区融合为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这 是我们奠定西藏国家的事业走向成功的基础,我们的统一不仅仅是民族内心的统 一,更重要的是各种能力的统一。诸如有勇气者、有经验者、有技术者、有思想 者的统一。然后在民族内心的统一条件下,分配和发挥各种统一的能力为西藏国 家的诞生和发展作出最大的力量。这是佛祖赋予我们的天职。我们应该为履行这 种伟大的天职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因而每一个西藏公民为西藏的统一承担应尽的 一份义务。不管是你的能力和地位如何;不管你是男人或女人或阴阳人都应该为 西藏的统一努力地工作生活。一旦我们完成了统一的使命,我们可以独立存在于 世界事务之中。更堪,让我们每一个公民都感觉到在西藏国家的强大下培养着一 个优秀的民族。因为,一个优秀民族是在双重的统一下产生的,而不存在天生的 优秀民族。换句话来说,联合就是产生优秀国家的必要条件;证明:世界各国的 联盟下所出现的某些国家所扮演的主要角色就是优秀国家的有力证据。因此,我 们不统一的话,永远不可能走向强大,就算是我们拥有最超前的思想;就算是我 们拥有先进的技术或武器。我们终究不可能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是优秀的,强大的。 并且别人更容易消灭我们的某些优秀以及强大的存在。

所以,统一必将给我们带来无限的活力。假设三区是贫乏的土地,那么,统 一是河流或雨水,贫乏的土地只要获得充满活力的河水或雨水的灌溉,这块土地 的希望也就此而诞生了。一切生命物开始活动起来,一切曾经抛弃这块土地的万 物争先恐后地返回到原来的土地上,开始重新发芽,成长,繁衍。

因此,统一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前的任务,并决定我们末来的使命。 无论是西藏的卫藏人,还是西藏的康巴人和安多人,要用远见的战略目光来遏止相互之间所存在的不团结性。以果断和勇敢,甚至用铁一般的原则来规定为什么 要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团结就是统一,统一就是成功!这是一个多么渴望的公理 啊!但是西藏人要记住;这个公理的形成不是内部同情或可怜自己而塑造的。如果一个西藏人处于同情或可怜自己的民族,那么,我们的团结不可能是强大的开 始,而是趋向再次不团结。所以,我们的团结用钢铁一样的纪律下,形成一种强 大之后更加强大的信念作为最基本的保证。一次一次的强大是团结又团结的结果, 没有人为这样的观点疯狂地加以反对。为了牢固这个观点是正确的,我们再次举 证说明,倘若夫妻双方不和睦,但一方处于同情另一方或可怜自己的孩子,于是 决定作出和睦状态或免强团结在一起过生活的话,那么,毫无价值,这对夫妻终 究因无法共同生活而家庭崩溃。倘若夫妻双方明白家庭不和睦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并以良好的道德来约束自己对他方所造成的损失作为一种教训。双方不断地改进 自己的缺点,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家庭越来越和睦幸福。虽然这是个浅肤的举证, 但至少是一个接近人类社会中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家庭信念或社会的重要组成部 分。或许有人认为一个家庭的组合只能由相互之间的爱和理解来解决分裂问题。 那么,我告诉你,一个家庭只仅仅依靠这种方式,仍然是不牢固的,至少应该存 在爱的理解和铁的原则,否则,我相信爱的理解是多处存在的,人们可以随意选 择自己的爱,我们的家庭一定会是短命者。换句话来说,没有爱的责任是一种不 健全的家庭。

我们也可以把西藏比喻成一个大的家庭,凡是在西藏这个大家庭中生活的所 有人都要铁一般的责任来团结。凡是破坏西藏的团结和统一的人,我们不会划清 界线,但通过强大来让他屈服于我们,并且是自愿的屈服。可证明其公式:内部 的团结和统一等于强大,内部的强大往往吸引外部的弱小者寻求保护,从而使众 多的弱者可以组成强大,会给我们注入更大的力量。不过有一种不愿团结和统一 的人,或者说他很担心我们团结一致趋向统一的结果。或者说他一直以来破坏我 们的团结和统一。如何对待这种人并不难。我认为我们应该用具有文明且会思考 的脑袋和充满野心而容易出击的拳头来对付他。或者处于礼貌让他品尝文明的思 想和野心的力量。那么,他就完全中止对我们的破坏活动。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 人本身是理性和非理性组合而成的,一个人完全是理性的或一个人完全是非理性, 那么无非是说,人要么是机器式的哲学家,要么是纯粹的动物。可不要忘了,我 们认为既然人是创造社会的,就理应保留有一份动物本能的行为。所以,有时候 用说服教育比用拳头的教育更有用,但也有时候用拳头来教育所达到的目的比说 服教育更有成就。

就此,西藏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但是三区团结和统一是历史的必然性, 西藏的分裂只不过是一个偶然性的误差。就像一颗陨石落到地球是一个偶然性,但地球处在宇宙空间中占有一席之地是自然界的必然性。任何一个外人都无法阻 挡西藏趋向团结和统一的脚步。但是西藏三区人民无知地相互排斥对方,有可能 使我们的必然性的历史趋向漫大的必然性。甚至因过多的增加了必然性的负担, 有可能变为可怕的偶然性。但是偶然性是可以防止的,必然性是必需要顺从的, 防止偶然性的办法是促进必然性。换个角度来说,西藏三区的团结与统一,将会 奠定西藏历史的必然性,并促进必然性的发展,进而也就防止了可怕的偶然性, 接下来我们将会看到在 21 世纪里将会爆发一场具有特色的革命,这个革命就是以 西藏三区的团结和统一下所设定的西藏革命运动。但是它与以往的革命大不相同, 它不是煽动农民从粪堆中挣脱出来,在城市中与小市民组建无产阶级队伍;也不 是工人破坏工作机器,使人们处于混乱状态。并大声说;“我们是无产阶级的领 导者”的谎言。它也不是因暴力来让人们处于不安定和兵荒马乱的状态。而是让 农民、牧民、城市市民、知识分子、上层阶级共同打造的一场理性的思想革命运 动。并且利用理性来攻击对方,让对方做出让步。利用脑袋来击倒对方,让对方 承认我们的自由。并且让对方微笑着告诉我们,“谢谢你们 ─ 西藏人教会了我 们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不过有一点我们不能忽视;缺乏理性和无思想准备的人, 必定在这场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在西藏三区的团结和统一下,可能会采取不理性 的,特别的攻击方式,或者是针对那些不理性的中国人。但是我们会克制情绪化 的愤怒。克制这个愤怒必须由一个共同的,强大的组织来约束。一个个体的人是 无法让别人克制因国家或民族所引发的情绪处于平静状态。因此如果我们不组建 一个团结一致和统一的西藏,那么,我们不能保证让西藏革命运动成为老式的革 命运动。为此,雪域三区的人民,必须要团结和统一。我再次以最坚定的口气来 说;任何西藏人都不应该在团结和统一方面处于犹豫不决,犹豫则是我们的死亡。 因为我们自己无法改变自己是一个国家的证据。因为我们无法忍受自己将会在殖 民地下永久生活下去的悲惨命运。

所以,西藏要在铁的原则下趋向统一,正在统一的西藏要在某个适当的时间 内对国际社会表达自由的声音。并且一步一步地表明我们的统一是雪域三区之内 之外的西藏。也就是所谓的「大西藏」和「小西藏」。「大西藏」是包括雪域三 区之外的西藏地区,「小西藏」是完整的西藏三区。更确切地说,我们不仅要统 一内部,还要统一西藏的外延地区,说到这一步,我相信许多人会指責我的说法 含有野心的成份。因拒绝对它加以认真地思考,唯一的原因在于他们习惯性地认 为,佛陀赐给西藏的范围仅仅是西藏三区的内延,与我们所持的外延的自由和统 一说来大相径庭。甚至对这种统一说法不仅感到害怕,而且有点难以承受。看来 缺少历史知识是多么可怕,可怕的竟然连属于自己的那碗饭都不敢吃。但是我又 相信,假如他们愿意详细研究我的说法,我将乐意地依次证明,并为他们提供思索的线路。我将会这样述说:西藏是内延和外延组合而成的,就像一只饭碗,它 之所以是饭碗,是由于它的内延和外延组成的。只有内延而没有外延的碗是不能 盛饭的。依次证明:每个人有权利拿属于自己的碗去吃属于自己的那份饭。但是 每个人吃了自己的那份饭,又去吃别人的饭就是贪念,就是野心。相反,每个人 连属于自己的那份饭都不敢吃或不吃,那无非就是软弱或者可能落为饥饿者。同 理,可供我们回头证明;西藏三区内延和外延的统一问题。我们决不会拿一个不 能盛饭的碗去吃属于自己的那份饭,也决不会放弃属于自己的那份。我们将强有 力地说,一个都不能抛弃,要死全都死,要走全都走,要统一全都统一。对于团 结和统一的问题上,我再次提醒;任何西藏籍公民都不应该处于犹豫状态。团结 和统一上的犹豫就是我们的死亡。因为我们无法改变自己不是一个国家的观念。

看来这些存在的因素已决定了我们团结和统一的目标。也在我们面前轻而易 举地展现了一个观点:即,一个家庭的团结和统一是靠具有权威性的父亲或母亲; 一个组织团体的团结和统一是靠领导者。同理,一个国家或民族靠自己内部的国 家领导人或民族精神领袖。一切外部的人所呼吁的团结和统一,不足以引起这些 家庭、组织、国家或民族的团结和统一,因为人类进入社会之中就无意识地存在 一种自己的认可感,即他是我的父亲,他是我的兄弟姐妹,他是我们的民族,它 是我们的国家。这就决定了凡是我的人说团结和统一,我会团结和统一。证明这 个观点的正确性很简单:世界为什么不能走向一个统一的国家和统一的民族呢? 就因为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的观点。所以,世界必然是众多个我们的国 家和我们的民族所构成。那么西藏人应该看清楚,谁在呼吁我们的民族趋向团结 和统一,我们就应该靠近谁。更加明了的说,谁在说为了我们的民族,我们要团 结一致呢?

我将合掌为这个伟大的,至尊无尚的人磕头。我祝愿在怙主的教言下,世间 的花雨不停地洒在西藏的土地、文化、人民的身上。我祝愿全西藏人民在普贤菩 萨,文殊菩萨和观世音菩萨供奉之中获得团结和统一的幸福,祝愿全西藏人民在 观世音菩萨的信奉之中,获得无比的力量。观世音菩萨决不会在任何困难面前退 缩。既然我们信奉观世音菩萨,那么,我们也决不会在西藏的团结和统一之中退缩。

前言, 第一章 论西藏的历史地理的概念:

http://highpeakspureearth.com/2013/%E5%8D%93%E7%8E%9B%E5%8A%A0%E3%80%8A%E9%AA%9A%E5%8A%A8%E7%9A%84%E5%96%9C%E9%A9%AC%E6%8B%89%E9%9B%85%E5%B1%B1%E3%80%8B/?lang=zh-hans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