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唯色·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已是一座恐惧之城;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比59年、69年、89年之后所有的恐惧加起来还多;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尽在呼吸之间、心跳之间,尽在欲说还休之间、无语凝噎之间;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正由无数持枪的军人、无数持枪的警察以及不计其数的便衣日夜制造,更由他们身后庞大的国家机器日夜制造,但绝不许把镜头对准他们,否则会被枪口对准,或被带往无人知晓的角落;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以布达拉宫为界,愈往东,愈更多,因为许多藏人聚居在那里。到处回响着可怖的脚步声,阳光下却不见他们的身影,犹如阳光下的魔鬼无影无踪,却更加疯狂。有几次,我与他们手中冰冷的枪,交错而过;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已被那些布满大街小巷、机关单位以及每一座寺院、每一座佛殿的摄像头尽收眼底,已被所有从外界转移到内心的摄像头尽收眼底:“瑟瑟其(注),他们在盯着我们呢,”这是窃窃私语的藏人说得最多的一句。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2008-8-23,离开拉萨的路上

注:瑟瑟其,藏语,意思是千万小心,这是如今藏人之间最盛行的叮嘱。

[8月17日-8月23日,从未如此短暂地,在拉萨,又不得不离开拉萨……是为记。并且,要说的是:你有枪,我有笔!]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