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识仁波切: 也谈民族教育 

看了最近网上发表的“写给青海海南州委书记的30封信”以及“病中论剑”等许多文章。民族专家、教师、学生、民族干部,有那么多的人关心民族教育,写信、网上参加有关民族教育的讨论,这是件关心国家大事的好事,各级民族教育部门、有关领导,应该欢迎,虚心听取。我作为一名在民族教育战线工作了六十多年的老教师,想在这方面略述己见。

我于1953年参加工作,从小学到中学、大学本科、硕士、博士,一直是担任藏语言文学教师的,亲身经历过老一辈民族工作者称作“民族工作的黄金时代”,也经过风风雨雨的年代。

解放初到1956年前,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对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贯彻得好。培养民族干部,民族地方政府搞民族化,民族地区工作的汉族干部学习民族语言、尊重民族风俗习惯、尊重宗教信仰,民族干部和汉族干部真诚交朋友,少数民族和汉族就像一家人一样,社会和谐,人人心情畅快。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民族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有了长足的发展。

“文革”期间,将解放初奠定的民族团结的基础彻底破坏了,民族文化、教育遭到了空前的浩劫,民族院校到民族地区的中小学全部被撤销,民族教师下放劳动。知识分子被划为“臭老九”,和“地、富、反、坏、右”一起成了“专政”的对象。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落实民族政策,恢复民族教育。改革开放被称作“第二次解放”。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穷二白,变成了经济总量占世界第二位,这是改革开放所取得的辉煌成绩。

民族教育是在改革开放后,从零做起的。五省藏区民族中、小学、民族大专院校陆续恢复,部分民族学院升格为综合大学,从民族语文本科的基础上,设立了民族语文硕士专业、博士专业,培养了一大批高规格专业人才。三十多年来,民族教育从数量到质量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展示了民族教育良好的发展前景。

从整个中国教育来说,不能进入教育先进国家前二十名的行列,这和中国经济的发展严重不相称,这是我们教育界的耻辱,也是国家的耻辱。

中国教育落后的症结在于,中小学片面地追求升学率、大学急功近利、为就业目的设置专业等做法,是违反教育科学规律造成的。多年来喊叫教育改革,至今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在这种环境条件下,民族教育也未能够打破僵化模式,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突破性发展的新路子。

根据网上反映的情况“有些省区的教育工作中,地方政府的红头文件明文规定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要在规定的时间段里从高中、初中和小学的体系中逐步退出,逐步被国家通行语言文字‘代替’和‘过渡’,使少数民族地区逐步成为单语的教学体系,最终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及其所承载的文化传统从学校教育体系中废除”。“对这种作法,在少数民族群众当中弥漫着强烈的不满和对本民族语言文字及其所承载的传统文化的前途深深的担忧”。

如果真有这样的“红头文件”,岂止是“少数民族群众不满”而已,那是严重的决策失误。我国是多民族组成的共和国,根据我国的实际,最初制定的“共同纲领”和后来制定的“宪法”中明确规定:“各民族一律平等”,“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

实行民族平等是各民族统一、团结的基础。民族的最主要特质是语言文化。民族的认知,主要是各民族特有文化的认知。所谓“民族教育”就是“民族文化教育”,否则,“民族教育”和“普通教育”没有什么区别。

中国的各少数民族情况不一样,其中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居多,应区别对待。有语言文字的蒙、藏、维等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教育,应该实行本民族语言文字为主,提高民族综合素质的教育。这种意义上的民族教育才是民族平等、语言文化平等在教育上的体现。所以,边缘化民族语文的行为,宣布民族语言文化退出中小学教育系统,不仅是违反共和国宪法的违法行为,也是对少数民族的赤裸裸的歧视行为,是制造各民族离心离德、毁坏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思想认知基础的做法。
繁衍生息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的藏民族,虽然在物质上相对落后,但经过数千年沉淀的文化基础相当雄厚。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形成了独特的人种基因和文化基因,文化上取得了使世人刮目相看的成就,它的独特文化成了东方文明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藏族的第一所高等学府按印度那兰陀佛教大学规制建立的桑普寺经学院,产生于11世纪,比北京大学早800多年。木板印刷的藏文图书资料现存10多万函,每函按字数30万计算,那将是天文数字。这样的人类文化人为地断绝传承,哪个民族愿意呢?中国历史上的所谓“文化大革命”,破坏历史文化、人伦道德、社会秩序所造成的社会后果,及对待民族问题的错误政策引起的苏联解体等经验教训,应该珍视吸取。苏格拉底说:人可以犯错误,但不可以犯同样的错误。

近几年在藏区,民族教育上不征求专家和群众的意见,不贯彻党的民族政策,独断专行,闭门造车,出台一些违反宪法和民族法的政策文件,引起群众的不满,频频出事。出事后利用官方的强势,把责任推到群众的身上,用简单粗暴的维稳手段处理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失去民心,埋下祸根。稳定工作不是“喷水灭火”,而是从思想根源上消除“火种”,而官方在这方面冷静思考的不多。

政府和学校在传统文化上的无作为,甚至蓄意压缩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使群众产生对政府的离心力。群众看到政府靠不住,于是很多农村牧区自发地产生了很多恢复藏语、学习藏文的组织,便是一例。把继承传播传统文化的任务完全推给民间,这不是得民心的政府行为。

网上发表的文章,虽然有的言辞尖锐,有的带有情绪,内容大多是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民族民意。万马齐喑的世代已经过去,对政府、对领导提要求、提意见、献计献策是群众对政府抱有希望的表现,不应该视为“不正常”而采取堵塞言路的措施,使民怨积累,变成“无声惊雷”。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藏语

1 Comment

  • ངས་རྒྱ་སྐད་བཤད་ཤེས་པ་ནི་ངའི་འཇོན་ཐང་དང་ཡོན་ཏན་རེད།གལ་སྲིད་ངས་མ་ཤེས་ནའང་ངོ་ཚ་དགོས་དོན་མེད།འོན་ཀྱང་གལ་སྲིད་ངས་བོད་སྐད་དང་བོད་ཡིག་མ་ཤེས་པ་ཡིན་ན།དེ་ནི་ངའི་ཞབས་འདྲེན་ཡིན་པས་ང་རང་ངོ་ཚ་དགོས་པ་ཞིག་རེད།
              _________པཎ་ཆེན་རིན་པོ་ཆེས།
    我会说汉语是我的能力的体现,如果我不会说汉语我也不感到羞耻,但是如果我不会藏语和藏文,那就是我的耻辱。
              __________十世班禅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