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以身献祭的年轻僧人平措


2008年3月16日,在安多阿坝,僧侣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抗议之声,结果被国家机器打死了许多人,其中有孕妇、5岁的孩子和16岁的女中学生楞珠措。所以三年后的这天,藏人们都在寺院和家里点燃酥油灯,纪念遇难者。而格尔登寺的僧人平措,他的纪念方式是自焚。

他独自一人,离开被军警严密监视的寺院,走到被下午的阳光照耀的街头,突然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焰。从火焰中传出他的声音:“让嘉瓦仁波切回来!”、“西藏需要自由!”、“达赖喇嘛万岁!”。人们都万分震惊地看见,满大街全副武装的特警、武警、警察、便衣,立即围拢过来,用手中的棍棒狠狠地毒打着平措,这是在灭火,还是在打他?

3月17日凌晨3点多,平措牺牲了。他才20岁,1991年生人,父母为阿坝县麦尔玛乡二村人。两位格尔登寺的僧人,一位在境内,一位于去年翻越雪山逃到达兰萨拉,接受了我以及友人的采访。他们说,看见军警毒打平措,一些僧人和俗人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抢了平措就往紧挨着寺院的医院奔去,可医院已经下班。人们又抱着平措往他的僧舍跑去,他的父母也在,震惊得放声大哭。人们又抱着平措往县医院跑去。可是医院不收。为了救平措,僧俗们把平措交给公安和干部,哀求他们抢救平措。这时大约5点。

很晚的时候,医院才得到批准,同意抢救平措,但已经没有挽救的可能了,却不肯把平措的遗体交给他的亲人。直到下午4点多,医院才交出了平措的遗体。听说,有官员来察看了平措的遗体。而且,还警告寺院说,必须要在18日上午8点以前处理完丧事,不准保留遗体。

平措悲壮而死,外媒纷纷报道,在事实面前,中国官方新华社不得不承认有此事,但其报道先是称自焚僧人是24岁的彭措(即平措),后来改说现年16岁,患有癫痫病。新华社的说法是:附近巡逻的警察及时将火扑灭,并迅速就近把彭措送往医院救治,但“格尔登寺一伙别有用心的僧人不顾伤员的安危,强行将彭措抢运到寺内的扎仓藏匿”,经过当地政府和彭措母亲再三交涉,直至3月17日凌晨3时,格尔登寺才将彭措交予其母,当地政府和彭措母亲立即将彭措送到阿坝县人民医院救治,“由于格尔登寺藏匿伤员拖延时间,使伤员失去救治的宝贵时间,经抢救无效于17日凌晨3时44分死亡”。

新华社企图把平措说成生理或心理有疾病的病人,企图栽赃寺院和僧人是凶手。而这一套说辞,正如去年2月27日,格尔登寺僧人扎白当街自焚遭军警枪击,在众多外媒报道后,新华社不得不承认,确有一个“穿袈裟的男子”引火自焚,却否认军警向他开枪。又说医生也否认枪伤,指他身上只有烧伤。然而,事实上,当时,医院方面企图给扎白截肢,截掉中弹的腿与右臂,为的是毁灭证据,因被扎白的母亲拼死拒绝,未能截肢。

新华社还报道平措父亲说平措“是自己自焚的,只有烧伤,其他什么伤都没有。”这也正如去年扎白自焚被枪击,新华社“引用一名西藏僧侣的话说,枪击的说法是他编造的”。事实上,这位拍下扎白自焚被警察枪击,并把现场照片发送出去的格尔登寺僧人江廓,后来被判刑6年,现在还在牢中。

平措不是自焚而死,除了烧伤,还有被军警毒打的伤,他是被毒打致死,是被杀。从此,3月16日这个镇压藏人的纪念日,将永远铭记以身献祭的20岁僧人平措。

2011/3/22,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注】: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