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顿·华多太 《藏历年下雪了》

今年的藏历年,下雪了
雪飞舞的姿势,倏使我
想起远在故乡的亲人们
忙碌劳作的情景

今天是我真正的新年
像一杯真正的烈酒
渗入我的身体
提速我的心跳
预热我幽幽的冥思

在我看来,所谓年
是一堵透明的墙
人们在墙与墙之间
跨越,或者碰壁
对大多数人,它是气体
而对一些人,它
却成了玻璃

今年这墙头,下雪了
我是在下班的路上
遇到飞飞杨扬的雪花
旋转着,跳跃着
让我四围其中

有些雪花还直撞
让我的眼睛放出些许的泪花
为那些碰到玻璃的亲人
泪雪交加,一些往事
虽然寒冽刺骨
但这雪抚慰着我

我曾将许多难言之情
诉说给雪,或者借雪
传言给天空和大地
所以,雪对我而言
不只是冰冷的样子
而是温暖的种子

今年的藏历年,下雪了
雪落在我心间
杂草丛生的地方
雪无奈的样子
真是我的无奈

我希望翻过这堵
有雪的墙之后
看见彩虹
看见莲花的微笑

藏历年下雪了
整天的下雪
却没有能落湿大地
像是来慰我的心情
又飘回空中去了

2012年 2月22晚于青唐

来自:http://9425.tibetcul.com/130500.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