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之歌

 

■德乾恒美

[般若之歌]

你生来就是一位艺术家
你接到一份家乡的邀请函
邀你在故乡的博物馆开数场讲座
谈论地球变暖和心灵救赎的相关话题
一周后你就坐上了开往故乡的渡轮
耳畔吹过海风,你听到塞壬放荡的诱惑之声
你闭上双眼,曼妙音符跌落衣衫
你想赶快逃离,即便没有方向,漫无目的
可是你早已被载入一艘巨大的渡轮之中
那一刻,你想说出实相
你看到高大陆凛冽的雪风
洞窟中静默的修行者,口含智慧的种子
暴雪降至,可怜羊儿缩瑟群群

你经常念叨末日的言说
睡在一堆儿酒瓶的间隙连同混混噩噩的梦
在清晨,你看到灵魂堵住了门口
不让你挪动半寸脚步
你想挣扎,敲开、打开、放开记忆
却又不知如何伸开那双古老沉重的手
抓住和忘记,其实是一回儿事
写或者不写成为你面前艰难的命运
写出来究竟何物,说出来究竟怎样
可一切终究要说出来,终究要写出来

缄默的嘴唇,几度犹豫和哆嗦
却也真的咽下了愤怒和狂喜
一律化为平静的叹息于动荡的风暴
那是你在凝视一滴水融入大海成为浪尖的最高点
当一切变得渐渐清晰,轮廓大致成型
你就着手着考虑该如何忘记过往的细枝末节
等故事在他人的身体上以经验之说传播开来
你又往往会变得似曾相识,陷入陶醉

高大陆的谷地里青稞漫野,众神漫坡
氤氲的桑烟,合着你吸食大麻恍惚的神情
那一瞬间二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没有分别之心
你悉心描摹美奂绝伦的曼陀罗,窗外的鸟儿也开始鸣叫
你打开窗户,揉掉眼屎,清晨的绿枝布满窗口
你走出房门,灵魂也弯下了腰,躬身让你出行
你拾级而下,苔痕满阶绿,踩踏着柔软的细草
走出院门,融入人流,车水马龙,嘈嘈切切
你很不自在地靠马路右边走向城市广场的人群中央
陷入了最初的记忆,耳畔听到海螺被初次吹响的声音

2012-2-3 狂草于青唐

■道吉交巴

《般若之歌》

你所经历的苦难
众人皆在经历,形色各异

你静心匍匐于高原腹地
聆听万物之诉说

你播撒信念
在雪山环绕,金顶辉煌的高原
右旋海螺响彻
众生安详

2012—2—6 于甘南


来自:http://poem.tibetcul.com/130165.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