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自己走了多远》4

《离自己走了多远》
德乾恒美

我说:
安静些,我看见了
当我伸手捕捉之际
一切消失得了无痕迹

故厝深处的佛堂
酥油灯火明明灭灭
朵朵火苗
朝向天空
当老迈的骨头
在时间的缝隙里
来回穿梭
我身受重伤
我闻到
硝烟隐约
触摸身上的弹孔
地上的炮坑
还在发烫

夜晚
我睡在草垛
醒在
夏日的玛曲岸泽
有他们的身影闪现
她沉入水底
衔出一枚鹅卵石
冲我笑嘻嘻
全然不知
衣服湿透透

时间转瞬
人变得老迈
村口的斜坡
再也爬不上去
就躺在河岸吧
听河水的浪声
这几百年来
不曾改变的声音
洗去无知

我像个瞎子
穿越草地
庙宇
丛林和建筑
却从未发觉
当我转身离开时
一切显得晚了

挪移的脚步
重若磐石
说出的话语
凝固于空气
我努力发声
朝风飘去的方向

我告诫自己
放慢脚步
去关注
这变迁的风

在丛林的深处
在高山之巅
气流在回旋
鸟雀哑然
远远的
我看到他们
小心地淌过河水
鱼贯入庙宇

在山脉的脊梁
放眼望去
村庄在云朵下盛开
炊烟融入云层
群山与群山相连绵
抵挡了萧杀的寒气

那些消失的影像
在神秘的花园
吟诵赞歌与诗篇

起风了
细雨斜
一鼓作气
跑下山坡
山下的居民
不认得任何

夜晚
我可以
睡在草垛
我能听到
玛曲的涛声

安静些
我听到了……
当我伸手捕捉之际
一切变得了无痕迹

2011-11-18 于宗喀

来自:http://poem.tibetcul.com/128796.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