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代才让 《身世》

“午夜的亡灵打磨一截咒语,当月光熄灭的一刻,
将谁的生平中修出一滴难以遏制的泪?”

遥远使人悲伤——
由于爱情的哺乳,信使在深夜致醉,无限的疆域
自坠于一册带血的经卷。
是的,盔甲毁于锈迹,露出了风的光泽。
寂寞的历史植入天庭,
保持爱与恨的距离吗?

鹰的倦怠,成就了缄默的品性。天空多些镇静
让一朵云的伤痕还给烈日
还给高地的辽阔。犹如我的念唱:
“驰越了寺院,显身了神灵……”,一生的荣辱
就托付于无数的跪拜。

憔悴的火焰,点燃脸庞。黄色的转经筒,
像一朵含泪的野花,被乌云遮掩很久。黎明时刻,
面目腐朽的老人说:
人类的悲伤由此诞生,你看——

“西藏大地,沾满了全世界的颜料……”

2012—3—22 于甘南

来自:http://poem.tibetcul.com/130964.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