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藏人 – 落在脚尖的雪花

 

我是藏人

 

我以卑微的姿态,生活
在高贵的雪域
我以单纯的母语,诉说
那虚假的历史
埋没真相的日子里,我们
以藏人的身份,努力挖掘
人间的真理

背一把吉他,徒步
走在逐渐沙化的草原上
悲惨地歌唱,无力地弹琴
从帐篷到高楼
从骏马到轿车
整个过程弥漫着浓浓的“伪道”

弯着脊背,
父亲拿起沧桑的经轮
祈祷雪域处处可见的冤魂
恋人老去的日子里
我们承受过最凄凉的牧歌
半夜,一声叹息
胜过无数狗吠

踢踏、锅庄、弦子
谁震动沉睡的原野
骏马、铠甲、利剑
谁统帅苏醒的兵团

默默地望着,像母亲一样的庙宇
守望那最后的玛尼堆

等待的日子太长
游子的旅程太远

藏人,正在慢慢爬起
忍着疼痛,驮着尊严

2010年2月10日写于家里

 

http://dongzhu33.tibetcul.com/80321.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