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他们常常试图用各种办法迫使我背叛他人。那时在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他人的生活>这部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影片中的那个女人在经历了无数的常人难以想象的极度的恐吓和暴行后,她失去了自我,并离开了她深爱的男人。当这个男人难以置信地盯住她时,她无法忍受她当时的感受,于是,她冲到一辆正在道路上行驶的汽车前,就在那里结束了她美丽而又宝贵的生命。尽管我是在两年前看的这部电影,我无法忘记那个男人的凝视中表现出的极度的烦恼。今天,电影中的这些情节在我的脑海里显得更加真实。

      我的心就像一个干枯河畔那样因为悲伤,绝望,烦恼和愤怒而破碎了。我渴望细雨的滋润。一个晚上当我又被捆在那把椅子上时,我听到了一首单调的宗教歌曲。 我意识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人的声音。对于我的流血的心而言,这是一剂良药。从此以后,我开始注意祷告的声音,每天都充满希望地等待着这个声音。在那个清真寺,虔诚的信徒每天祷告四,五次。在通常情况下,这一祷告的声音不会被认为是悦耳的,但是在那些日子里,它成为了恢复我的精神的绝好良药。因此,我深深地感激这个清真寺及其修行者。如果有一天我能从这里出去,我发誓我一定要去这个清真寺一趟。甚至到今天我的这一愿望还没有从我的心里消失。

在一本杂志里有一幅油画,我曾无数次欣赏过它。在这幅画里,有一座坐落在湖畔的欧式的房屋,它是在这片多山的草原上唯一的一个家。它使我感受到一种宁静和平和的气氛。我想象那座房子是我家的房子,而且开始想象我的两个女儿在屋子边茂密的草地上嬉戏玩耍。 我的丈夫在湖边割草,而我自己却忙着做饭,等待牛群的归来。那也成为我安慰和恢复我的破碎的精神的一种办法。

一天,抗议发生后不久,我的先生叹息着说:“那些死去的人已经死了,但是那些被捕的人一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且一定会受尽痛苦和折磨。另一方面,我深深地同情那些死去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我被他们深深地感动了,感动得泪流满面。而那时我未能完全理解三名藏人从屋顶跳下摔死这一事件的意义。

每一次审讯都使我在心里产生一种不同的恐惧。一天在审讯中,我想与其忍受这种折磨,不如被一颗子弹射死。我的家人和亲戚们会为我悲伤, 但是, 对我而言,我只需要承受一次痛苦。又有一天,我在盥洗室时,我发现我自己无缘无故地想着结束自己生命的各种办法。那些日子我记得在治湖饭店被没收的一把小刀。在搜查中,他们没有发现我的手袋中的另一把小刀。当主审官问我为什麽带一把小刀,我回答说是削水果用的。但是,这把小刀后面有一个小故事。

自从汉藏冲突发生以后,由于政府的有意宣传,汉人会在公共汽车上,在集市上或在路上充满仇恨地盯着藏人。一次,当我和穿着我的朋友瓦扎诺珍汪姆送的藏装的女儿在路上走时,一个 六七岁的汉人小孩对着我的女儿大喊大叫,挡住了她的去路。这种汉人的态度并不是我们经历的孤立的事件,而是其他藏人的共同经历。因此,为了自卫,我买了一把小刀。后来回想起来,我感到欣慰的是我没有机会拿到那两把刀。否则,在审讯期间,由于难以忍受的折磨,我疯狂的搜寻我的手袋,然后盯着我左手腕的青筋。如果我当时找到那把刀的话,我一定会割了我的手腕的。
在那些日子里,我不时想起王立雄有关自杀的不同阶段的文章。而此时的感觉与我第一次读这篇文章是地感受截然不同。我第一次意识到要背叛和欺骗一个人是多麽地困难和严酷。现在我自己懂得它时,我觉得我也能够理解王立雄了。

在那些日子里,当我被扔在地狱的六重大门边时,我想得最多的是我的善良而亲爱的母亲。尽管她去世近三年了,她还活在我心里。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亲爱的母亲已经离开人世了。否则,如果她还活着的话,她看到我被监禁,她一定会发疯的。

在最难以忍受的折磨降临时,我通常会叫着我的母亲的名字和渡姆的名号以求保护。一个下午,当我被捆在一个凳子上时,除了一个女便衣警察外,其他人都去吃午饭了。许多天,我默默地抑制着痛苦的眼泪。但在我脆弱的一刻,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大声地喊叫,“妈妈,妈妈”. 我对妈妈的思恋越来越强烈,而我的痛苦也变得更加痛苦,于是, 我哭了。当我痛哭时,我的四肢陡变麻木了。那是那个肥胖的男人来了,并说,“因为你知道我这这儿,所以你有意地哭了。他把手指戳到我的额头上,并警告我说,“如果你继续哭的话,我会停止这次审讯的。”

他大声叫道,“你这麽顽固是不是因为你认为我们错误地控告你了?”,然后他离开了那个房间。尽管我不是故意在做什麽,但意识到他在那里,我仍然无法止住哭泣。那时,我两只手上的神经都变僵硬了,当我强迫自己松开我的拳头时,我做到了。我抽泣了很长时间后,我的汗水浸透了我的全身……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1 Comment

  • 关注甘肃天祝县毛藏乡环境与民生

    关注天祝县毛藏乡环境与民生
    Dz-369博客
    藏人文化网:www.tibetcul.com

    毛藏乡以境内毛藏寺而得名,位于天祝藏族自治县西北部。面积586.4平方千米乡辖全台、大小台、毛藏、华山4个村民委员会,总人口294户、1346人,其中少数民族1215人。境内山脉纵横,高峰耸立,海拔在2579—4874米之间,毛藏乡为纯牧业地区,草原面积53.61万亩。森林面积17.67万亩。主要河流毛藏河是石羊河源头,是武威市面积最大的水源涵养林区,又是国家级珍稀畜种高原白牦牛和草原高山细毛羊栖息繁育的最佳牧场。“天下白牦牛,惟独天祝有。”而毛藏的白牦牛更是色纯品质优、群大繁殖快、体胖骨架大、肉质鲜嫩精肉多、性温耐劳。

    毛藏乡一般家庭年收入都在七八万元,人均纯收入达到万元左右,这远远超出甘肃省2012年人均收入4495元的水平。但是好景不长,自从2003年第一批投资者在毛藏河上游开发石英矿石以来,森林被破坏,水源干涸,隆隆作响的汽车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30多辆大卡车来回穿梭在这原本宁静的山谷里,从此人畜均不得安宁。自2009年开始,一批又一批的所谓的投资者或建设者,开始在毛藏河上游一代修建水库用以发电(已经有两座电站建成使用)。因为毛藏河穿梭在峡谷当中,水流急、落差大,再加上狭窄的峡谷为水库建设带来了诸多便利。2012年甘肃大荣公司欲开始在毛藏乡政府所在地修建更大的水库,迫使乡政府、卫生院、小学等搬迁至40公里以外,在武威购买了两百亩土地,建立了乡政府办公大楼和牧民安居房,要求牧民搬迁到这里去集中养殖,而且美名曰为了老百姓进城过幸福生活。对于牧民来说越是分散越有利于生产,有利于环境的保护,分散的特点原本对于牧民就医、孩子上学就已经很困难了,这下好一下子搬迁至更远的地方,迫使你外迁。
    根据《土地法》相关规定,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据了解目前在毛藏乡实施的水库建设工程至今还没有任何审批手续。当地百姓集体反对工程的实施,为此,2012年4月12日天祝县副县长马尚杰亲临现场,在针对当地百姓的讲话中说,“这一项目正在审批当中,项目已经获得审批后会给你们补偿的”
    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12年11月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强调,农业经营体制改革要因地制宜,有利于保护和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把保护农民利益、保护耕地、保护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的生产能力放在第一位。十八大报告也提出,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依法维护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再说,先征地后后施工也是国家政策。这些施工团队和其背后的支持者置国家政策于不顾,强行占用牧民用地,大肆破坏环境。此工程对自2012年11月入驻以来,遭到了当地百姓的强烈反对,并出面多次交涉,但他们不顾百姓如何反对,一边施工,一边动用种种欺骗、威胁和个别拉拢等手段。2013年4月12日天祝县副县长马尚志召集当地群众会议,在讲话中说“不管谁再出面干涉工程将一律逮捕,”并说“有的是地方关你们这一千多人”。这就是我们的父母官说的话。
    据统计,水库一旦建成将毁坏和淹没草场面积约3600亩,森林面积约1000亩。而且目前已经在施工区毁坏森林和草场一百多亩,约300人、七八台大型施工机械正在加紧工作。
    这些行为难道就是当地政府对于中央“治理石羊河流域”政策的响应吗、
    当地百姓急切盼望有关方面为长远计、为当地百姓的生机计,出面制止这一违法行为。

    网友留言:
    lgz13897123550 2013-4-15 09:37
    这样的事情我们那里也出现过。农民是说不过官员的。呵呵,你和他讲法律,他和你讲道理,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国情。

    恋恋图伯特注明:

    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属于图伯特安多花锐地区之一部本分。花锐地区被分割,由甘肃,青海两省管辖。

    被划入甘肃的花锐地区有:天祝县,肃南县,以及整个河西走廊的许多地区。

    被划入青海的有:门源县,大通县,互助县,湟水河为界的乐都县,民和县以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