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阿顿•华多太:我是藏人

阿顿•华多太:我是藏人

0 by / on 15/02/2010, 10:52 / in 诗歌

 阿顿•华多太:我是藏人 我从视天下众生为父母 那个无边的慈悲 和亘古的轮回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Read more ›
我是藏人 – 落在脚尖的雪花

我是藏人 – 落在脚尖的雪花

0 by / on 11/02/2010, 19:06 / in 诗歌

  我是藏人   我以卑微的姿态,生活 在高贵的雪域 我以单纯的母语,诉说 那虚假的历史 埋没真相的日子里,我们 以藏人的身份,努力挖掘 人间的真理 背一把吉他,徒步 走在逐渐沙化的草原上 悲惨地歌唱,无力地弹琴 从帐篷到高楼 从骏马到轿车 整个过程弥漫着浓浓的“伪道” 弯着脊背, 父亲拿起沧桑的经轮 祈祷雪域处处可见的冤魂 恋人老去的日子里 我们承受过最凄凉的牧歌 半夜,一声叹息 胜过无数狗吠 踢踏、锅庄、弦子 谁震动沉睡的原野 骏马、铠甲、利剑 谁统帅苏醒的兵团 默默地望着,像母亲一样的庙宇 守望那最后的玛尼堆 等待的日子太长 游子的旅程太远 藏人,正在慢慢爬起 忍着疼痛,驮着尊严 2010年2月10日写于家里   http://dongzhu33.tibetcul.com/80321.html

Read more ›
“我是我自己命运的主人!”

“我是我自己命运的主人!”

0 by / on 08/02/2010, 13:10 / in 诗歌, 唯色

图为2008年3月西藏抗暴,年青的藏人学子在中国校园里打出“藏人休戚与共”的标语,静坐抗议。 这个上午,我被来自美国的电话叫醒。是一位正读博士的友人打来的。虽为汉人,却如他在Twitter上自述:“我没法选择自己的血统,但我在精神上早已加 入了藏人。”我们相识数年,他对藏人基于人道主义的同情在2008年之后转变成感同身受。

Read more ›

《我给奥巴玛的提问》

0 by / on 02/12/2009, 19:22 / in 诗歌

国歌响起之时 当美国国歌响起之时 奥巴玛目视前方 举起手 放在了滚烫的胸口上 这一举动 让旁边的中国人 不免有些 尴尬

Read more ›
浪漫、觉悟与革命:书评《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

浪漫、觉悟与革命:书评《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

0 by / on 07/02/2009, 01:00 / in 评论, 诗歌, 唯色

图为诗集《Tibet’s True Heart – Selected Poems by Woeser》(《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中的地图,与我在诗中写到的地点相关。

Read more ›
哲蚌寺僧人在格尔木狱中写的歌词——

哲蚌寺僧人在格尔木狱中写的歌词——

1 by / on 03/02/2009, 18:06 / in 音乐, 诗歌

“色拉、哲蚌和甘丹,萦绕着黑蛇般的毒气” 色拉、哲蚌和甘丹 萦绕着黑蛇般的毒气 灾难就像浸入毒汁的海洋 无法再进行我的研修 三宝啊!护持我!三宝啊!快来吧!

Read more ›
康美夏 《今年我们没有“新年”》

康美夏 《今年我们没有“新年”》

0 by / on 25/01/2009, 19:45 / in 诗歌

  过去的岁月融入鲜血之中, 在拉萨,无数的同胞从枪口下消失,因此,今年我们不过年。 在四川,无数的百姓被大地使劲压迫,因此,今年我们不过年。 在你的话语中只有不许,而我们无处可说, 在你的胸怀中只有怨恨,而我们无处发泄。 为了死去的英雄,我们要忏悔, 为了死去的百姓,我们要悼念。

Read more ›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我的两首有关十一世班禅的诗

0 by / on 29/10/2008, 12:35 / in 诗歌, 唯色

·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Read more ›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

0 by / on 24/08/2008, 12:20 / in 诗歌, 唯色

·唯色·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已是一座恐惧之城;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比59年、69年、89年之后所有的恐惧加起来还多; 匆匆告别拉萨—— 拉萨的恐惧,尽在呼吸之间、心跳之间,尽在欲说还休之间、无语凝噎之间;

Read more ›
倾听在孤寂中爆发的声音 ——3.14前几组藏族汉语诗

倾听在孤寂中爆发的声音 ——3.14前几组藏族汉语诗

0 by / on 29/07/2008, 13:06 / in 诗歌

  突然的自我——瞬间爆裂   一、突然的自我——瞬间爆裂 突然的自我 ——瞬间爆裂 镜子里 有一个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