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出发!这一场西藏当代艺术展览,你绝对不想错过

 

根敦群佩西藏当代艺术群体成立13周年纪念展

念者实验艺术空间成立首展

主办单位:念者实验艺术空间,根敦群佩西藏当代艺术群体

地址:拉萨市仙足岛东1区,念者实验艺术空间

展览时间:2016年6月18日-2016年7月7日

开幕时间:15:30-18:00

● ● ●

大家都应该在八廓的转经道上,在清政府驻藏衙门陈列馆斜对面,见过一幢藏式的白色小楼,白墙上的黑色门牌上用藏英汉三文书写着“根敦群佩当代艺术画廊”。

山美君已想不起第一次是何时留意到这栋建筑,那时的我还远没有参与到跟西藏当代艺术有关的事业中来。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某种关于未来的可能性早在那时就已经敲击了我的心扉。在八廓转经的人流中,在拉萨最能嗅到传统和宗教气息的地方,一幢关于“当代艺术”的场所矗立在那里,任凭谁都会去想“当代艺术?什么样的艺术呢?西藏也有呈现当代性的艺术吗?”

 

位于八廓街的画廊标识

所以,不论你是否曾进入画廊里,欣赏过里面陈列的画作与否,仅仅因为“根敦群佩当代艺术画廊”存在这一客观事实,就提供了另一种关于西藏,关于艺术的可能性。

 

13年前,那里是一家四川饭馆。12位西藏艺术界的年轻人经常在这里小聚,谈论未来,谈论艺术和理想。随后他们集资将饭馆盘了下来,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非营利性的画廊,播下了西藏当代艺术的第一粒种子,这也是根敦群佩当代艺术群体的雏形。(如今这个群体的艺术家成员扩展到了27位。)

● ● ●

 6年前,在北京宋庄美术馆举行了一场名为“烈日西藏”的当代艺术展览。当时的策展人之一,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栗宪庭先生这样写道:

西藏是藏传佛教的中心,除了宗教艺术,在我有限的视野里,西藏自五十年代后的新艺术,一直受到汉地意识形态和语言模式的控制和影响。

我在拉萨一边看西藏的艺术家,一边思索近些年出现的西藏本地艺术家的作品,与此前艺术家作品的基本界限,也许,所有我们这些外来人都无法真正体会但可以感受到——文化身份的危机、信仰的矛盾、被侵蚀的宗教、文化的混杂和破碎、环境的污染、西方消费主义的侵入……,带给西藏人的那种切肤之痛!

艺术家嘎德在“烈日西藏”展览现场

而“烈日西藏”的另一位策展人,也是根敦群佩西藏当代艺术群体一员的艺术家嘎德,则这样描述道:

西藏从来都是‘被描述’‘被神秘’‘被艺术’的,始终是一种‘他者假想式的表述方式’,或者早已修正为一种‘自我他者化的表述’方式了。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展出能看到对西藏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在如今经济大变革,世俗化进程及全球化袭卷的时代背景下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在经历着从来有过的心灵变迁与信仰转化。而这一切也只有我们自身才能真切的体验与表述。

距离那次引起轰动的展览已经过去了6年,和很多朋友一样山美君错过了那场里程碑式的展出。然而“烈日西藏”的精神内核将在此次的展览中得到延续。更可贵的是,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将能够接触和认识到源自这里的当代艺术。这也是艺术家们一直渴望的,与自己的母体社会、母体文化产生关联,进行交流。

从根敦群佩西藏当代艺术群体的最初成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3年。13年里,这群可敬可爱的艺术家走过了荆棘和泥泞,经受了烈日和风雨,而他们仍然坚信艺术拥有叩问这片土地的力量,每一幅画,每一件装置,每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都在产生着自己的回响。

念珠19号 嘎德 综合材料

裂缝1•法铃 次葛 综合材料

在这样一场展出里,你将不会看到一个“概念化”“脸谱化”的西藏;这里也不提供任何猎奇式、游客式的角度;这里不会有对任何人和事物的歌颂。

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你,如果感到疼痛,将在这里目睹伤口;如果感到无奈,将在这里听到叹息;如果感到轻快,也将在这里找到幽默。

站在一个作品前,你以怎样的情绪和心态去面对,就会得到相应的回应。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真实的展览。

部分参展作品欣赏

佛祖与梦露对话 昂桑 综合媒介

最后的春耕 边巴 行为 装置 绘画

鲁康之秋 才让当知 布面油画

红毛衣 次仁拉姆 布面油画

牦牛 次旺扎西 综合材料

封面设计 丹增曲杰 布面油画

从我的祖父母到我的儿子 德珍 布面重彩

小行星 丹增达杰 矿物质颜料

墙星 格罗 装置

无题 诺次 综合材料

无色界 念扎 布面综合

消失的…NO.2 强桑 综合媒介

高原魂 汪仕民 布面油画

金牦牛 亚次旦 布面丙烯

蒙德里安的佛 宗德 布面丙烯

轮回转世的生灵•炫 索曼尼 布面油画

合影 扎西诺布 布面油画

● ● ●

前些天,山美君收到了嘎德老师所撰写的本次展览的前言,心中感慨良多:

我老觉着我们就像那个举着长矛与风车战斗的唐吉柯德。总幻想着艺术能改变些什么,但真实情况却总是把我们拉回现实。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根敦群佩艺术群体成功起来的模样,拥有自己的美术馆,高大上的工作室,拥有话语权和众多艺术家资源。但突然觉得很荒诞,这不是成功的把我们自己变成了我们曾经反对的东西吗?

也许根敦群佩当代艺术群体现在的状态反而是刚刚好的。

就让我们一起来期待这样一场“刚刚好”的展览吧!

特别鸣谢:艺术家诺次无偿提供"念者实验艺术空间"作为此次的展览场地。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OTg4MTM1NA==&mid=2650177847&idx=1&sn=6b49a8e7d651b82c6e02612d60911668&mpshare=1&scene=1&srcid=1107rorQyXU0yjcBIzyyqtF4#rd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3 Comments

  • 圖伯特,這個稱呼,從康熙年到1925年,延續了280多年。1995年恢復正確名稱圖伯特,譯音與英語Tibet相同,三個音節。而台灣個別人,既不讀史書,也不問現實,閉門爛造了圖博二字。第一,它是兩個音節,與英語不符。第二,兩個字都是多筆畫,繁繁重覆,結構錯誤,美學誤點。字和國家名稱的寫法,當然可以創造,但要合乎普遍流行的整體規則。兩年前我與台灣方面有關人士聯繫,要求他們改成圖伯特,他們不予採納。給我的回答是,註了冊,不能改。這完全說不過去。國家的名稱,憲法,國旗都可以改,你們台灣一個地方民間組織的名稱為何不能改?例如,現在有蘇聯嗎?改成了十五個國家。現在有南斯拉夫嗎?改成了六個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國也一分為二。這樣的實例很多。把“圖博”二字作為圖伯特Tibet的漢文名稱,是沒有一點歷史根據的胡編亂造。

  • 應該大力取締禁止在山川江河的彩繪文字,顏料污染土地,河水。將彩繪玛尼石安放于江河湖海中或刻于河边摩崖上,嚴重破壞大自然。接触到彩繪玛尼石的水,不但得不到加持,反而深受其害,因為顏料污染自己,更污染腐蝕養育我們的土地,山水。饮用此水的一切生命,將會得病,不會获得加持利益解脱。動用石頭更是不好,人家有人家的地方,讓其自然生存。你們還往人家身上刻畫東西,真是太殘酷,毫無人性!愛護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加持,會獲得利益解脱。

  • 旺秀才丹
    2017.01.08推荐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请良心媒体关注此事 @澎湃新闻 @新京报 @新华网 @人民网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既然是一家人,你的家人每次到上海住酒店,都有警察尾随而至盘问不休,你心里怎么想?! @上海在线 @上海宝山在线 //@清湖月影: 说得好听,这叫差别对待,其实质就是民族歧视!
    @旺秀才丹
    “凝聚人心”确实提得好。遗憾的是政令不行。举个例子,就在俞正声常委所在的上海市,藏族人到上海住酒店,基本上前脚登记,后脚就有人民警察敲门而入,还要另行作登记,问个底朝天。这还是在国内,这些始终不信任、把每个藏族作为犯罪嫌疑人的“特殊待遇”,如何“凝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