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黑帐篷学校:一位藏人环保人的生态教育实践

2014 06 11 Black Tent Schools

朋友见到一位在藏东家乡多年来坚持不懈保护生态环境的藏人,谈到正在进行的生态教育实践,认为有必要发给我放在更多人可以看到的文章中。

这位藏人环保人说:“去年,在县城或其他地方上学的孩子们放暑假回来,我办了一个‘青年生态营’。

“往常孩子们回来后都无所事事,就玩游戏看电视。我把他们抓住,给他们一个新的玩法。我说你上学,你的学费是跟牦牛有关系的吧,你的一切,你的爱呀,你的父母亲人都在这边,你以后毕业了工作了,你父母还在这边,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家乡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也就是三天。我们徒步,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鼻子闻。4个人一个小组,有5个组,在村里报名,村里培训,报名的人很多,但我只能带20人。不只是在外面上学的,村里没上学的13岁到25岁的也叫上,男女都有,带着帐篷。现在的年轻人变化大,纹身啊这些都出来了,所以你再搞传统的做法,让穿着藏袍跟我走,就没意思了。放着音乐走也可以,最时髦的东西都可以,完全你自由的嘛。当然我们在草原上吃的肯定不是北京的饭,而是自己的食物。

“第一天出发时我就说你们这些上学的,将来还是要回到这里来,不上学的,将来也肯定住在这里,所以我们来认识一下我们的草原。村里的年轻人没有城里人的视角,看个花呀,拍个照啊,没这个习惯,而我们那个视角有点像游客的视角。一路上我还问,这块石头有没有什么说法?这座山叫什么名字?还把花啊草啊做成植物标本。这些年轻人平时不注意这些,连地名都不知道,这一天走下来,他们就哇,我们草原这么美呀。我没把自己当成是老师,我也装成个老顽童,目的是消除我跟他们之间的距离。晚上住下的时候要讨论,然后跳舞唱歌,但没时间跳舞唱歌,他们一直在讨论。

“第二天,离开草原沿着河走,是为了看看这个水到底是什么?水里面有什么?这水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这里水多,水从源头一直流下去,有一百几十个眼,这里冒出来一个,流到那个山头又冒出来一个,但是水也是有可能慢慢流失的啊。我们走了两百米,那清清的水里面全部是垃圾,捞出来一看,有帽子、有内裤、有鞋子,什么都有,不注意看的话,看不见这些垃圾。就有人喊,我的佛菩萨啊,给我们供佛的水也是这个吗?我们早上喝的奶茶也是这个吗?河水旁边都在修公路,挖的到处是坑。到晚上我们走到水源头了,但还是没有跳舞,哪有心情唱歌跳舞啊,一直在讨论。

“第三天,走牧场。草原也不看,水也不看,看人!我去钻这个帐篷,他去钻那个帐篷。问这牦牛毛帐篷怎么做的?又是怎么搭起来的?这牦牛奶是怎么挤的?又是怎么做成酥油奶渣的?等等。了解牧人的生活很容易,因为我们的父母都是牧民。跟牧民问各种各样的谚语也很有意思,都积淀着深厚的智慧。

“到了第四天,回到村里了,把他们的父母跟亲戚朋友都叫来,分享这三天的见闻。后来他们一致决定明年还要继续这样的旅行。非常低的成本,就让他们走这么一趟,打动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产生保护家乡的意愿。

最核心的就是保护意愿,跟我们对土地的感情有关系,跟我们的宗教有关系,跟我们的价值观有关系。实际上,跟牧民或者跟文化、生态有切肤之痛的应该是牧民的孩子!如果连家乡的地名都叫不上,家乡的牦牛、帐篷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已经让他们觉得是耻辱。而这只是我的‘黑帐篷学校’的其中一个内容,其他还有民间讲坛、影像讨论、相关培训等等内容。”

2013年8月15日于拉萨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转自: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11/blog-post.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