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阿沛·晋美事件的责任在RFA而非西藏流亡社会 ——对美国众议员罗拉巴切致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的意见》

图为美国众议员罗拉巴切给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的信。

看到美国众议员罗拉巴切( Dana Rohrabacher)先生给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的信,我如同得知阿沛·晋美(Ngapo Jigme)先生被自由亚洲电台(RFA)解职时一样感到震惊,因目前得到的信息不全,加上语言隔阂,也许理解有误,但就所看到的,我觉得有必要表明自己的看法:

 

1.  阿沛·晋美先生是被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解职的,而不是被藏人行政中央解职的,所以罗拉巴切议员对这个事件追究责任,我认为应该是针对自由亚洲电台的管理层,而非是针对西藏流亡社会。

 2.  我觉得作为个人或组织,有权利喜欢或不喜欢某个媒体,也可以表达相应的态度,如果仅有态度,并不越界。

 3.  重要的是媒体自身,不能因为外界态度对内部的人事和新闻内容加以改变,以压制新闻自由。即使自由亚洲电台是出于对西藏事业的同情,也不能违背新闻自由的民主基本原则,那样做的实质会对西藏事业造成损害。

 4.  半个多世纪以来,西藏流亡政府做出了有目共睹的巨大贡献,罗拉巴切议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解雇阿沛·晋美先生一事的批评,不应产生以偏概全的效果。

 5.  我认为,西藏流亡社会需提高自身,真正实现政治现代化。这种现代化不是表面的民主形式,而是对民主理念与原则的真正理解和遵循,尤其是容纳多元,接受批评,以及对当权者实施监督,才是民主真谛。

 6.  感谢罗拉巴切议员对西藏问题的关注,同时希望罗拉巴切议员收回对流亡西藏领导人的指责,把对此事的处理放在自由亚洲电台内部。

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
2012年11月21日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