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洛萨扎西德勒!—— 献给朝佛“有罪”的拉萨老人们》

网友偷拍的其中一个“学习班”,设在拉萨西郊哲蚌寺下面的城关区教师培训中心。上图为“学习班”门外的军警。下图为家人去“学习班”接老人回家过藏历新年,请注意红标语上用藏汉两种文字写着:“加强学习,提高认识”,“没有中国共产党……”。

洛萨扎西德勒!——献给朝佛“有罪”的拉萨老人们

唯色

今天(2月23日),是藏历绕迥2139水龙年“洛萨”(藏历新年)第二天,我想对上万名因朝佛“有罪”的藏人们,尤其是老人们,说一声“洛萨扎西德勒”(藏历新年吉祥如意)。虽然,正如一位藏人所说:“现在彼此问候不要再说‘扎西德勒’了,我们既不‘扎西’(吉祥)也不‘德勒’(如意),我们互相要关照的是‘瑟瑟其’(多加小心)。”

今年1月1日-10日,在印度佛教圣地菩提迦耶成佛圣地金刚座,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第32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全世界佛教弟子约50万人参加。其中,从境内各藏地去的藏人信众约有上万,从中国各地去的汉人等信众约有上千。

藏地申请护照从来都很困难,2008年因为遍及全藏地的抗议,甚至停办了护照。而这两年,如拉萨,当局对老人开恩,同意给60岁以上申请护照的老人办护照,所以这次去菩提迦耶参加法会的境内藏人以老人众多,都渴望在人生的晚年见到根本上师的圣颜,得到根本上师的加持。而根本上师,正是流亡他国53年的尊者达赖喇嘛。

法会结束后,境内的信众纷纷启程返回自己在境内藏地的家。他们费尽辛苦才拿到护照,一路颠沛,终于在圣地获得了佛法甘露的滋养,度过了幸福而短暂的光阴,却没想到会被“秋后算帐”,由此开始了身心被折磨的经历。

先是从尼泊尔进入藏地时,无论在几个机场,还是在樟木口岸,他们都受到中国军警的盘问和搜查,所带的佛事用品如经书等、所买的礼物如藏药等,一概都被没收。

据了解,许多家在安多和康的藏人信众集体被带往拉萨,统一由火车沿青藏铁路送回各自所在地区。之后,每人须由当地的两名干部做担保,方可回到自己家中。也有最近从印度、尼泊尔返回的安多和康的藏人信众,被统一管理,先送到日喀则去接受七天的“教育”,然后会被统一送回。

而拉萨,凡是去参加法会的藏人则遇到更大的麻烦。绝大多数是老人,有退休干部,也有城镇居民、城郊农民。也有中年人和年轻人。他们先是被所在居委会或所在单位,联合所属派出所一起传唤。每个人都被居委会或单位的工作人员与公安警察共同盘问,主要问题包括:在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上见到了哪些人?达赖喇嘛、桑东仁波切、新当选的噶伦赤巴究竟说了什么?在法会上碰到了哪些从这边去的人?给法会和达赖喇嘛等仁波切供养了数额多少的钱?等等。

刚开始只是单独传唤,时间也不算长,据说有的居委会或单位派来谈话的人态度还算好,有的人态度很差,直接训斥:“你们这些人,吃这边的饭,脑袋却放到那边,有什么意思!”

据了解,所有从印度朝佛归来且被“喝茶”的藏人都被没收了护照。

许多人都以为护照被没收,厄运也就可能结束了,但没想到更大的噩梦在后头。大概从2月初开始,在拉萨,绝大多数参加过法会的藏人,都被找上门的警察带走,声称是送去“学习班”接受教育。甚至年过八旬的老人也被带走。而且一直是陆陆续续地有人被带走,据说是因为被“供出来”了。这让人忧心忡忡,不知道“学习班”采取了什么样的方式,又是怎么让人“供出来”的?

家中老人被带走的藏人们在微博上议论此事,但很快被删。所幸有朋友保存了这些被删的微博,比如下面几条:

@木雅公主后人:听亲人说昨拉萨寒风凌厉,天都是灰的,阿妈拉从昨天早上叫走,中午来拿被子到现在还未归,去印度朝拜他们不高兴我们认了,要学那么久吗何况她根本不识汉字。

@旺秀才丹:在拉萨和阿妈啦一起被集中学习的,还有80多岁的老太太,光是吉日派出所那里昨天下午就拉走了三辆中巴。据说是二十天时间。我理解西藏维稳的敏感和压力,只是希望,不要虐待打骂这些信佛的老人家。阿妈啦汉语不太会,汉字不懂,希望只是听课学习国家民族政策法律法规。

@木雅公主后人:阿妈拉是一个家庭主妇,不识汉字,孩子都成家了,平时磕头朝佛,打个小麻将而已,听说被集中在拉萨西郊边防教导队营地,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还未回家,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别再在心灵和肉体上折腾老人了!

@木雅公主后人:为那些今晚未能住在自己家里,思念家人的同胞们祈祷,佛祖保佑无辜的平民老百姓早日平安回家 特别是年长80多岁的老阿妈 我们都在期盼你们回来

@旺秀才丹:有法可依吗?24小时拘留叫什么?之后叫什么?

@木雅公主后人:第二个夜晚已经无声的来了大风天气阿妈拉们一定很冷吧孩子们无能只能让您继续受苦了!

@云那边:为远在拉萨无故失踪的老人们再转一次那些老人出境时所有手续都是合法的我想出境前有关部门对他们自然也是了如指掌的,但为何要等他们回来再秋后算账一一盘问,维稳策略要永远这么阴毒和不得人心吗?

@格桑小巫:正规合法地去听了法会的老人们被莫名勒令带被子离家集中学习,请问有关部门是认为这些目不识丁手无寸铁的老年人会造反叛变吗?

@没有你的雪域:六十多岁的妈妈被抓去!说两三个月回不来!今天在那个关着几百名老人的院子门口,有很多家属在外面哭喊!里面的老人坚强的摇着手意思在说不要哭,可转身离开的老人偷偷擦着眼泪!看到这个情形整个人动容了,回到家感觉空空的,藏历年也没什么可过的了!决定藏历年期间一个人要去朝圣!

依据以上微博,依据诸多可靠消息,这种“学习班”仅在拉萨就至少设了七八个点。有的设在军营,如拉萨西郊的边防教导队;有的设在单位,如拉萨西郊位于哲蚌寺下面的城关区教师培训中心;有的设在宾馆,如色拉路上和江苏路上的宾馆;有的甚至设在关押政治犯的曲水县和近郊的堆龙德庆县。据悉,可能有上千名去参加法会的藏人被关进了“学习班”, 给所在家庭及邻里亲友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深深的恐惧。而这只是拉萨市的情况,西藏自治区其他地区的情况还不详,分布在甘肃省、青海省、四川省和云南省藏区的情况还不详。

而“学习”时间说法不一,有说是二十天,有说是直到3月底或4月初,有说是两三个月。之所以需要“学习”这么长时间,难道是与西藏最敏感的时段——3月——有关吗?可是这么做,是要避开敏感的3月,还是有意要让敏感的3月出事呢?正如藏人网友所说:“这样维稳,只能适得其反”。

据悉,这种“学习”完全是封闭式的,起先禁止家人探访,不准送衣物、食物,也不准带手机。前不久可能是因为被外媒曝光、引发关注,开始同意家人送衣物和食物。有的“学习班”允许相互见面,有的“学习班”不准相互见面。各“学习班”的待遇也不同,有的“学习班”是一个房间里住十多个老人,分上下铺。

据悉,“学习班”所要“学习”的内容,包括“爱国主义教育”、“法制教育”、国家的宗教政策等等,甚至放映1960年代的宣传片《农奴》以及揭露“旧西藏”的黑暗、歌颂“新西藏”的幸福等诸多“忆苦思甜”的影片,同时还要求人人过关,当众汇报“学习”心得,交代思想感受,新旧对比,“忆苦思甜”,“感谢党恩”。最主要的是被反复问话。如此“学习”,让许多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的老人们不堪承受,甚至患病。由于患病老人渐多,可能恐发生意外,“学习班”批准患病老人住院治疗,但也只能在西藏军区总医院、公安医院治疗,病房外有便衣看守。不过允许亲友探访、允许家人陪住。听说已经有病重老人因心情不好而去世。

一位患病住院的老人悄悄对探访的家人说:“在‘学习班’被盘问时,我甚至这么哀求,我们都是快要死了的老人,就不必接受‘洗脑’教育了吧。”说着泪如雨下。

就此,我向一位大律师咨询过。我问这种“学习”算不算是拘押?大律师回复说:“都是沒有法律依据的拘押, 是无法无天的行为。”我问怎么办?大律师叹道:“从好的角度看, 拘禁这些没危险性的人是无意义的行为, 盼很快便会释放。”并说:“共产党有大智大勇的话,跟人民‘大和解’吧,忘掉仇恨,但请给人民保证,遵守自己定的宪法。”

最新得到的消息是,鉴于藏历新年“洛萨”来临,拉萨上千名被关进“学习班”的老人终于有了“感谢党恩”的机会,凡是65岁以上的老人放假7天,允许他(他)们暂时离开“学习班”,回家与亲人一起过藏历新年;而这只能是非党员,所有共产党员必须留在学习班里。然而,之所以突发“善心”, 只不过是为了制造藏人“欢度藏历新年”的假象,以应对境内外藏人为纪念23位自焚藏人,而不过藏历新年的呼吁。

然而这样的“善心”是否有用呢?“放假”当天,有藏人网友在推特上说:“这次当局惹怒的不只是普通老百姓,还有平时当局信任的那些也多少受影响,今天看到很多干部模样的人也在接他们的亲戚,除了在场的军警很严肃,工作人员都表现得超级的好。”从偷拍的现场照片上,看到“学习班”的门外有军警看守,院子里挂着红标语,用藏汉两种文字写着:“加强学习,提高认识”,“没有中国共产党……” 由于此“善心”是按年龄来分配的,所以有的双双关进“学习班”的夫妇,丈夫被“放假”回家,妻子还留在“学习班”里,因为妻子是共产党员。

藏历新年的第一天,一条新浪微博这样写到:“从菩提迦耶朝佛回来的阿妈啦,能在集中两三个月的学习计划中,获得七天的假期回家过藏历年,确实应该感谢西藏自治区政府的开明。愿这份开明和善意,回向普天下的众生,以此藏历年为契机,希望大家皆能离苦得乐,获得永远的健康和富足,获得永远的快乐和喜悦!”其中“感谢……开明”的话,读来感觉深含讥讽与辛酸。

2012/2/23,写于藏历新年第二天

来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2/blog-post_23.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