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藏人!”

德乾恒美:我是藏人——一匹思想里羸弱的枣红马

迈动脚步 奔跑过草原

我发现远处是海 波潮涌动

草地上 风疾驰而过

笔在此停搁,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困顿与空乏。思想的原野上一匹瘦骨嶙峋的枣红牡马,瘫倒草地,我恸泣它的瘦弱、无助与肮脏而布满泪痕的脸际,是谁将这匹羸弱的牡马遗弃在这片凄凉的草地?阔大的草原上没有一丝光亮,只存空旷天际微末星光。这匹枣红马枯卧突兀的砾石旁,石块如黑铁一样冷峻,石缝里艰活着一丛野草,淡淡的暮色里呈现墨的色调。我在想,一堆砾石在广阔的草原上如此富有情意,侧立牡马身旁,仿佛是守卫,于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生命即将失却的回忆里。

繁星的光辉胜过了躲在云层里的月,月目睹了这一切,却毋视了生命的将息。繁星闪烁不停,似乎迫不及待,可它们的力量何其遥远与微茫!这匹思想里的牡马羸弱,它是幼小的躯体。也许它从未有过奔驰千里疆域的快感,更无狂风飘鬃,引颈长嘶的兴致,这一切也许只是它的童年时代,在走失马群前的回忆里,它依偎母马身旁,晴朗的日子里吮吸着母马硕实的乳房,这惬意的每一天。风侵雨袭时藏在母马腹膝下,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如今它却遗世孤独,只存身旁黑铁的记忆里曾存现过一场将死的孤绝场景。

黑铁是沉默的,它之上的野草在朔风里拂动着,一切没有言语,没有提问,亦没有回答,只留下一缕将逝的思绪伴以这广阔夜幕下的草原。

(马可菠萝 于青唐 )

**********************

我是藏人! − kangbaxue

我是藏人

黑头赭面的藏人

脚踏万仞雪峰

我们昂首雪域极地

真诚的笑容

在夏雨冬雪间凝固

我们的毅力和坚强却在严寒酷暑中铮亮

我是藏人

心怀悲悯的藏人

经桶和念珠在我的手上亘古飞动

我们的虔诚铸就香巴拉净土

喃喃的六字真言

在别人歧视的目光和不解的嘲愚中

依旧祈祷世间万物的和谐安康

我是藏人

能歌善舞的藏人

飘飞的水袖织就七色彩虹

欢腾的舞步激扬长江 黄河

我们无邪的歌舞

唱响盛世的赞歌 舞动心灵的欢畅

我是藏人

怀揣梦想的藏人

图伯特三十个字母的智慧祥光

照耀我们前进的坦途

十明文化的乳汁

强健我们的头颅和躯干

我们在先辈文明的护佑中蹒跚于全球突飞猛进的行列中

我是藏人

激荡的鲜血在血管里时刻提醒

我是藏人

我要用动听的母语

大声说出“我是藏人”

*****************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