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唯色:不会止于怀念的怀念——忆埃利亚特·史伯岭

唯色:不会止于怀念的怀念——忆埃利亚特·史伯岭

0 by / on 03/05/2017, 12:2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Read more ›
唯色:再说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

唯色:再说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

0 by / on 08/03/2017, 16:3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五年前,也是此时,我撰文《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提到电影大师赫尔佐格(Werner Herzog)在纪录片《时间之轮》(Wheel of Time)中,拍摄了2002年10月在奥地利格拉茨、2003年1月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着庄严法衣、持神圣法器的佛教僧侣,依仪轨一丝不苟地,连续多日伏案,用彩色沙子再现时轮坛城,待法灌完成,信众依次朝觐坛城,尊者达赖喇嘛用锐利的金刚杵摧毁之,使美轮美奂的坛城重又归为彩沙,实则已非沙,全部装入宝瓶,缓缓倾入异国源远流长的河水中,随流水带去的是尊者悦耳之声:“所有的宗教都倡导爱、怜悯、宽恕、宽容、知足、自律,这些是身为人的必备特质,与你信不信教无关,因为那正是幸福的泉源。”

Read more ›
唯色: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谈中国人对西藏、藏传佛教及西藏问题的认识

唯色: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谈中国人对西藏、藏传佛教及西藏问题的认识

2 by / on 21/02/2017, 23:0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著名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写艾略特·史伯岭)教授的猝然去世是难以言表的巨大损失。2月1日我在推特、脸书上写道:“悲恸令我空白。也击中了很多人。他不只是学识卓越并具有启发意义的学者,更是一位捍卫人类根本价值的人。他一直以来的行为,正如加缪所说,‘不会止于个人的义愤,又具有对他者的关怀。’然而我痛哭了一天、追悔了一天最想说的是,竟失去了这一世的挚友、恩师:Elliot Sperling!”“我有时候称他‘格啦’(先生),他更乐意直呼他埃利亚特,说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他还说:‘常常怀着一种希望:有一天能够带你们来看我的故乡纽约。’脸书上许多人怀念他,我们的Elliot Sperling。无尽的怀念犹如泪水。有句话我分享了:就像整个图书馆都被烧掉了……”

Read more ›
唯色RFA博客:拉萨红卫兵鞑瓦:“那一天,大昭寺只是表面被砸了,后来才是真正的被毁了”

唯色RFA博客:拉萨红卫兵鞑瓦:“那一天,大昭寺只是表面被砸了,后来才是真正的被毁了”

0 by / on 04/01/2017, 22:5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唯色注:2006年文革四十周年之际,我的两本书《杀劫》和《西藏记忆》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杀劫》是文革在西藏的历史影像及其评述,我已经多有介绍。《西藏记忆》是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我从写作《杀劫》时接触的七十多位访谈者中,将二十三人的讲述辑成此书。他们当中,有二十位藏人、两位汉人、一位回族。他们当中,有拉萨红卫兵和造反派的创建人,有当年的红卫兵、积极分子和造反派,有文革中被批斗的旧日西藏的贵族、喇嘛、医生,有文革中的记者、解放军军官等等。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为此将《西藏记忆》中的相关重要访谈,在我设于自由亚洲网站的博客上发表。

Read more ›
唯色:我的“废墟摄影”

唯色:我的“废墟摄影”

0 by / on 14/12/2016, 15:25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Read more ›
唯色:镇魔图,抑或罗刹女复活

唯色:镇魔图,抑或罗刹女复活

0 by / on 27/10/2016, 21:19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1、 有书曰,称为镇魔图的那幅图,是藏人自己绘制的第一幅西藏(图伯特)地图。 而那幅图所表现的,藏学家说,是藏人自己的疆域观。

Read more ›
唯色RFA博客: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唯色RFA博客: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0 by / on 20/09/2016, 19:52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2015年7月12日 这天晚十时许,在成都等候探监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属,突然接到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监狱通知,声称“阿安扎西于今日下午病故”,再无任何交待。

Read more ›
唯色: 我为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三个藏文字感动

唯色: 我为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三个藏文字感动

0 by / on 28/08/2016, 11:43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里约奥运会举办期间,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世界被难民代表团感动,却对难民无动于衷”的评论。其中写道:“对难民代表团的赞美和对难民的诋毁同时存在。怎么会这样?皆因那条古老的原则:事不关己。‘我们在变得更好,同时也在变得更糟,’小说家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告诉我。‘而且是以同样的速度。’”

Read more ›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0 by / on 17/08/2016, 23:48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二十多天前的傍晚,我和朋友去某个僻静胡同里的越南风味饭馆,与安迪“最后的晚餐”。安迪是纽约时报驻北京的记者。我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2009年 初春的一天,高个子的他坐在我家藏式风格的坐榻上似乎不太习惯,不时调整着姿势,用笔而不是录音笔飞快地记录我讲述的故事。有些与我个人遭际有关,有些与 前一年发生在整个藏地的抗议与镇压有关。那段时间我其实非常焦虑与恐惧,敏锐的安迪察觉出我夹杂在轻言细语里的笑声是紧张的。后来他的报道一开始就转述了 我的噩梦。是的,我梦见我回到拉萨,被一辆装满被捕藏人的军用卡车超过,那些年轻的和年长的藏人伤痕累累,我急着想用相机拍照,却找不到相机,就哭着追那 辆卡车……

Read more ›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0 by / on 07/08/2016, 21:54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给我惹来平生第一个大麻烦的,正是这本原为中文版的《西藏笔记》。虽然这个麻烦已过去十二个年头,但我还是记忆犹新,因为写作而遭当局噤声甚至被剥夺基本 权利的阴影,一直盘绕于内心。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也因祸得福,从此走上独立写作的道路,尽管艰难并时有危险,卻领略到精神的自由多么宝贵,使我深感庆幸。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