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美龙石:《 你很难在影像里看到这样的藏族女性》

 

一望无际的草场之上,烈烈风中,一位身着藏袍的少女正抱着一个塑料模特头望向远方…

等等,这可不是什么悬疑片的开头,而是纪录片《岗拉梅朵》中的真实一幕。

当然,没看过这部影片的你一定会对此感到费解。草原,远处的牦牛群,女孩的袍子,这一切原本十分和谐;可当摄影机对焦在女孩怀中的这只塑料模特头时,你不禁皱起眉头:是的,草原恐怕从未和这样奇特的意象同时出现过

这是导演扎西青朋为我们讲述的故事。

画面中的女孩索南吉,是西宁一所职业学校美容美发专业的学生。图中这一幕,便是索南吉回到牧区的家中时,拿着塑料头进行专业练习的场景。

由于藏人社会观念上的保守,以及牧区家庭对女孩传统角色期待的限制,选择美容美发行业在藏区经常不被人理解。片中索南吉的母亲希望她继承牧场,或是找个好女婿,但她不肯,说以后要开个理发店。

可当索南吉终于处在城市里的理发店这样一个她理想的场域中,她的局促却无处躲藏。无论是在语言和文化上,还是在心理和行为方式上,“城市”为索南吉们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也设下了重重的屏障。

于我而言片中动人的一幕是索南吉,堪卓吉,桑德卓玛这三个女孩坐在夜晚的出租车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她们身处的这座城市:

“能待在这样的城市里或许很幸福”

“但空气没有我们那里好”

“这儿挺好的,不用捡牛粪就好”

“但我们那儿总是晴空万里,这里灰蒙蒙的”

“虽是这样,城市里还是很快乐”

梦想夹杂在现实的多重困境里,而故事的主人公有坚持,也有挣扎,这听起来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题材,但当导演将镜头对准藏族女性——一个似乎一直以来被刻画成或异域风情、或温柔慈悲形象的面目模糊的群体时,这部片子显得意义非凡。就如同万玛才旦导演对这部片子的评价,

“你很难在影像里,尤其是在纪录片中,看到这样的女性”。

山美龙石邀请到《岗拉梅朵》的导演扎西青朋,听他谈谈这部片子和它的意义。

///

 

山美(以下简称M):请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然后谈谈您自己从事电影创作的经历。

扎西青朋(以下简称T):我出生在青藏高原上的一个农牧家庭,现在是青海西宁一所职业技术学校从事影视教学工作的教师。我在大学学的是数学专业,大学阶段经过当时的老师推荐参加了一个国外的大学到青海进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和记录的项目,他们会用摄影机录制当地的一些民俗文化和故事,那是我第一次触摸摄影机。

以前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很遥远,我小时侯我们的村庄只有一户人家里有电视机,每天吃完晚饭全村都会到他们家去看电视,那时的电视在我心目很神圣。后来项目结束后团队把这些器材作为报酬送给了我们,从此我就在自己的家乡记录很多民俗活动和宗教仪式,慢慢也记录了当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之后自己也拍了一些短片,获得了一些认可,对此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自己所学的数学专业和在当地的工作,决定要从事影视方面的工作就来到西宁考进了这所职校,之后又看到了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和他的故事,并且有幸认识了万导。因为他的推荐和单位的支持我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系统学习了电影方面的知识,算是和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M:《岗拉梅朵》中藏族姑娘学习美容美发这个题材,您是怎么挖掘出来的?

T:我们学校里有不同背景的学生,主要来自附近的城镇。我注意到几名藏族女孩在这所学校选择了美容美发专业,对此感到十分好奇。因为过去大多数牧区藏人家庭会遵循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而我自己作为一名藏人,也了解藏族女性在青藏高原地区的社会习俗和传统文化里所扮演的角色。

传统意义上,牧区的女孩大多是早出嫁或者是从事放牧。我们学校有很多专业,很多来自藏区的学生会选择一些普通的专业,没有人愿意去学习美容美发与形象设计专业,直到这三个姑娘的出现。我知道美容美发行业藏区不是很受欢迎或者不被人理解,更别说在牧区。因为在牧区的环境,依照人们的审美和价值取向,她们从事美发行业会有很多挑战。

传统和现代、梦想和现实间是她们的挣扎和徘徊,我确信这背后的故事值得我去探索和记录。

 

M:那么,您自己作为创作者而言这是一个(或者几个)怎样的故事?

T:在工业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传统的农牧文化不再那么重要,一些新的行业开始出现。世界在变化,藏区也处在剧变中,我们在这之中怎样去生存、怎样去面对、怎样才能走得更远,这是我想要探讨的问题。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传统的生活方式遇到经济变革的力量,一些人都将处于这种变化的最前沿,而开辟新路需要很大的勇气。我想从最简单、最朴素的视角展现出处在变化最前沿的女性的坚韧。

M:为什么要将这个故事以纪录片的形式展现出来?

T:藏地电影中女性题材的影片比较少,尤其是纪录片。我想关注的是当下我所熟悉的藏区女性的生存状况,以纪录片的形式展现更能诚恳地讲述这个故事。

 

M:我自己作为观众最深的感受是索南吉在片中流露出的那种疏离感。在除了牧场-家之外的所有情境中,不论是学校,街道, KTV,发廊,她在大多数时候都处于一种很游离,有心事的状态。

T: 是的。索南吉这个人物其实处于一个很复杂的环境中,面临着各种压力。当初选择专业时她的父母不同意,在选好了专业之后,藏汉文化的差异造成了她学习上的困难。终于慢慢适应时姐姐想要出嫁的决定又让她面临必须辍学回家经营牧场的境地……

她自己在专业的学习上一直在寻求一种突破口:什么样的美容和装饰的方式是在藏区被人们接受的。她处在变化的前沿中,也处在传统和现代的交夹中,处在梦想和现实的困扰中,所以她一直处于一个很游离的状态,一种一直在寻找自己精神出口的状态。

这个故事里的三个主人公,包括索南吉,正处在牧区变换中的一个节点,她们的家庭有的纯牧民,有的是半牧民,有的不从事牧民的劳作,这三种现状反映出了当今社会变化中牧民所处的位置和相应的挑战和变化。

M:在影片的开头和结尾处都出现了索南吉抱着模特头演练美发技能的场景。这是出于镜头的安排,还是她平时自己的习惯?

T: 其实这个场景是平时生活中有的,每次放假回家她在放牧时也都会带着这个模特头进行练习,但那组镜头是我们刻意安排的。

千百年来从没有人在牧场拿着这样一个东西放牧,很小的举动背后其实隐藏着很多她对个人对家庭、社会、未来的挑战和勇气。

 

///

送上《岗拉梅朵》三分钟片花

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在未来看到这个故事

来自:- 山美龙石 -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