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7

唯色: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谈中国人对西藏、藏传佛教及西藏问题的认识

唯色: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谈中国人对西藏、藏传佛教及西藏问题的认识

2 by / on 21/02/2017, 23:06 / in 见解, 唯色, 新式

  著名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写艾略特·史伯岭)教授的猝然去世是难以言表的巨大损失。2月1日我在推特、脸书上写道:“悲恸令我空白。也击中了很多人。他不只是学识卓越并具有启发意义的学者,更是一位捍卫人类根本价值的人。他一直以来的行为,正如加缪所说,‘不会止于个人的义愤,又具有对他者的关怀。’然而我痛哭了一天、追悔了一天最想说的是,竟失去了这一世的挚友、恩师:Elliot Sperling!”“我有时候称他‘格啦’(先生),他更乐意直呼他埃利亚特,说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他还说:‘常常怀着一种希望:有一天能够带你们来看我的故乡纽约。’脸书上许多人怀念他,我们的Elliot Sperling。无尽的怀念犹如泪水。有句话我分享了:就像整个图书馆都被烧掉了……”

Read more ›
嵄砻当代|探访拉萨最先锋的艺术空间和它的主人

嵄砻当代|探访拉萨最先锋的艺术空间和它的主人

1 by / on 16/02/2017, 17:01 / in 见解, 评论, 新式

将不安、困惑以及苦难用艺术的方式较为轻松地呈现出来,不在第一眼给观者带去惶恐,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将观者引入作品的精神内核。这便是我的艺术。 —— 诺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