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让吉: 写给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的公开信

尊敬的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

您好! 工作还顺利吗?家人都健康吧?繁忙的工作中您是否有机会散散心和老朋友们聚一聚?我看到您为海南州的人民而东奔西跑的新闻。 作为州委书记确实不易,责任重大呀。希望您也抽空多休息,健康也很重要啊!

最近海南州的双语教学转型的问题炒得热火朝天,想必您也早有耳闻。 那当然,毕竟您是这次事件的导演,以及主角。在我深思熟虑之后,觉得作为一名曾经被双语教学洗礼,之后顺利找到适合自己工作的我有必要给您写这封公开信。至于您在百忙之中能否抽空看看我的这封信,我也不得而知了, 当然,我还是希望您能看到的。

当我给您写这封信之前,我不太清楚谁是海南州的州委书记,也不了解张文魁到底是谁。通过网络上一些零碎的信息,我大概了解到您就是海南州的州委书记张文魁, 也就是提议要实施海南州双语教学转型的主要领导。在这之前通过您的名字我还以为您是一名汉族官员,所以觉得提议要实行双语教学转型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很多汉族官员不太了解双语教学对于少数民族意味着什么,尤其对藏族意味着什么。之后我在百度和一些网站上看到了您的简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您是一名藏族官员。我怀疑过是不是那些网站编辑写错您是哪个民族,但我看到您穿着藏装照片的时候就开始信了。本来我打算用藏文给您写这封信的,那样我也能够表达清楚,可我担心您不懂藏文,因此我选择用中文写给您。我知道您有秘书能帮您翻译,但我不想麻烦那位秘书。再说, 这也算是个机会给您展示一下,受过双语教学的我们能否用中文表达自己的想法。接下来,我通过自己的经历和周围的一些例子来阐述我所理解的双语教学的意义吧。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决定一定要让我和弟弟受双语教育,他们丝毫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决定。因此,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都是双语教学下培养出来的学子, 两个都分别考上了青海师范大学和西北民族大学。我俩毕业后都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这些并不是在说明我们有多么的优秀,而这都是双语教育的恩赐。与我家在教育观上相反的有两家亲戚,他们认为双语教学下培养不出优秀的学生,也考不上国内的重点大学,因此他们没让孩子们读双语教学的学校或民族学校,而读了普通的学校。在高考的时候,四个孩子中一个考上了一所内地的三本院校,两个考上了大专,而另一个那年没考上,后来考了两次才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他们现在都已经毕业了,其中两个人找上了可以解决温饱的工作,而另外两个差不多每三个月就换一次工作,还一直被他们的父母救济着。在沟通方面,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和家人之间交流的时候只能用一些简单的藏语(可以算作不会说藏语的那种),感觉要把舌头给咬断一样,让我听着很不舒服。 当然,多数时间他们还是用汉语跟家人聊天的,您应该懂我的意思。至于藏文他们当然是一窍不通,因此他们在我和弟弟面前都显得很自卑,也缺乏自信,所以他们求我给他们教藏文。有空的时候我也试着给他们教过藏文,但在彼此繁忙的工作和有限的时间里很难维持教学。我就只能祝福他们努力学好藏文。您可能觉得我的亲戚的情况属于个例,其实,并非如此,还有一些我周围的人也跟我家亲戚的孩子一样处于很窘迫的地步。因此,我的亲戚们和我爸妈聊天的时候提到过他们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就是没有把孩子送到双语教学的学校读书。

对了,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请问书记您是否会说藏语或学过藏文,或是否受过双语教育的熏陶?可否冒昧地问一下,您是否有子女就读过双语教育的学校。我在这里指的是藏汉的双语教育,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在国内普通的学校中英语作为主课的教学模式也称之为双语教学吧,所以希望您不要误解成普通学校的那种英汉的双语教学。我推测您和您的子女中应该没有受过藏汉的双语教育, 如果有的话可能是被双语教学留下了什么阴影。不然,我觉得您不会那么想实行全州双语教学转型的这种疯狂举动。

您在这次同德县的调研工作中强调“海南民族教育基础条件好,一直走在全国藏区前列,但也要勇于面对当前民族教育不适应经济发展和创业就业新形势等突出问题,要本着对民族未来发展负责的精神,大力推进双语教学转型提质工程,促进民族教育改革发展”。 您明明知道海南的民族教育在藏区的地位,却打着适应经济发展的旗号而实行全州双语教学的转型,您觉得这合适吗?您以为这么多年是双语教育阻碍了藏区经济的发展吗?您是否有充分的研究证明您的观点?那么您是否也会给国家教育部建议类似的双语教学的改革,将国内普通学校中的双语教学也实行转型,用英语代替汉语的地位,实行全英文授课呢?因为英语是国际通用语言,也是很多经济发达国家的官方语言。 按照您的思维方式,这样也很合理啊。您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这个建议,觉得很符合您的做法。假如,您实行的双语教学转型失败了谁要负责呢?您是打算把海南州的学生们当做小白鼠实验吗? 所有可能会遇到的风险您是否考虑在您的计划当中?

也许您没有受过双语教育,或缺乏藏语言文字的熏陶,所以就理解不了对于藏族而言双语教学的转型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要抛弃自己的语言和文字,而语言和文字是藏族的命根子,也是我们的底线。 您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观”,而对于我们藏族而言这就是真正的价值观,我了解的其他很多少数民族也不例外,也包括汉族。我周围也有一些汉族朋友,我问过他们是否愿意放弃汉语,而用英语学习时,他们多数都马上回答说“不愿意”。我继续追问时,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普遍认为汉语是他们的母语,也是文化,用汉语能学到东西,而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怎么可能像自己的母语一样发挥呢? 其实, 这个道理放在藏族身上也很简单的,只是您可能想得太复杂了而已。写到这里我觉得您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也不继续跟您唠叨了。

我建议您多读一些关于双语教育的重要性的书籍和文章,这对于您是否应该实行双语教学的转型有很大的帮助。另外,请您少看一些像马戎写的文章,他作为一名伪学者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哦!对了,不要因为教学转型的事儿给教育工作者们太大的压力,他们真的很不容易。

最后请牢记:教学转型不像赌博,也不像做小白鼠的实验,这会涉及到几代人的一生幸福,请深思。。

                                                                                                 扎西德勒!!!

                    才让吉

                                                                                      2017/4/4

【写得有些匆忙,若有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之处,请见谅!】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