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下的幸福

发表在英国《经济学人》2009年的文章《China’s continued crackdown in Tibet》中写道:“在西藏,3月是最残酷的月份,也是一个注定要反抗中国统治的季节。今年,有关当局格外紧张不安。他们已经采取了先发制人的压制措 施,其紧张程度是近几年所未见到的……戴着头盔手持来福枪的军队在西藏的首都拉萨巡逻;而在经常成为抗议据点的西藏最神圣的圣地大昭寺,狙击手就潜伏在附 近的屋顶上。”

这份记录同样适合今年3月,与此如影随形的是当局高分贝的宣传腔调。从3月10日起,缓慢地穿行在拉萨林廓路上及主要街道 的,除了一辆辆装甲车和武装巡逻车,以及我们叫不出名字的新式军车和警车,还有插满彩旗与五星红旗的宣传车。高音喇叭一遍遍地播放着御用歌手才旦卓玛唱的 “共产党来了苦变甜”、“翻身农奴把歌唱”,这些流行于各个政治运动时期的革命歌曲使得拉萨全城重新飘浮着文革的鬼魅祟影,而车上悬挂的标语“军民鱼水 情,藏汉是一家”,特别刺眼,具有强烈的讽刺效果。

当局的心理很不正常,一方面需要威慑藏人,传播恐惧,而另一方面却要制造其乐融融、幸 福美满的气氛,问题是,谁会相信呢?走马观花的游客吗?还是被精心安排邀来看戏的记者?这里面充斥着一种荒谬的戏剧性,让生活于此的每个人的生存状态变得 很诡异。表面看,总是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的藏地与总是笑容满面、显得纯朴的藏人,符合外人对于西藏的想象,而当局为了合法化其统治的理由,总是不遗余力地 重构着一个有关新旧社会两重天的故事。故事其实抄袭的是世界上老牌殖民主义者为占领他人的土地、掠夺他人的资源而杜撰的诸多藉口,历史无非在重演,不过换 了时间、地点与人物而已。

但是08年3月从拉萨到安多和康所爆发的反抗,几乎囊括了所有阶层的藏人,证明了藏人的不满事实上非常强烈。当 然,当局的镇压也是非常严酷的。与此同时,当局启动宣传机器发出的强音是“感恩”,也就是说,要求枪口下的藏人对其感激不尽。一些出卖灵魂的小人得到了奖 赏,被给予了高官厚禄,只是那耀目的顶戴花翎浸染着族人的鲜血。至于最近,更有那位被拉萨人痛斥为“邦过”的新主席,圆睁着屠夫般的血红眼睛,竟然吐出了 连殖民者也有所忌惮的对尊者的诅咒。人无耻到如此不齿的地步,自会有另一种力量来收拾的,如天意,如因果,绝对是会示现的。

而今年的最强 音显然是“幸福”,要求众口一词赞美史上从未有过的幸福生活。可是,如果真的很幸福,就不会被那只无形的大手继续用枪杆子顶住脊梁,就不会让拉萨变成一座 被枪杆子日日夜夜警戒着的兵城。一位担任过厅级职务的退休干部拥有富足的物质生活,当我问他是否感觉幸福时,他先是关闭手机并且取出电池,然后才反问道: “难道被枪看守的日子幸福吗?难道监狱里的犯人幸福吗?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监狱里,连说句真话都怕被窃听,除非麻木不仁才会觉得幸福。”单位里的公 务员则发愁地说:“轮流值班,还通宵达旦,怎么受得了?本以为到3•14为止,可那些当官的又炮制出一个什么‘农奴解放日’,这下惨了,这值班得值到月底 了,谈何幸福?”

2010-3-17,拉萨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